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第 116 章

第 116 章

目录

    第 116 章

    半个月的时间,京城风云瞬息万变。www.aiqiushu.com

    六皇子和苏予汐却稳坐钓鱼台,只等着北辽那些暗桩一个个暴露。

    他们知道,这是夺嫡的关键时期,如果这个时候他们不出来,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人人皆知皇帝中意六皇子,甚至京城盛传,皇帝已经将储君的圣旨放置到玉玺的下面,就等着择吉宣读了。

    而大太监也偷偷看了圣旨的内容,里面写的正是六皇子。

    京城传的有鼻子有眼,仿佛这件事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苏予汐只觉得六皇子此计太妙了,这无异是催化了敬国公府的脚步。

    只有让他们确信,皇上已经决定将六皇子封为太子,他们才会更加快速的做出选择。

    如六皇子所料,短短三天内,已经有几十处暗桩显现了出来。

    这也让他们对敬国公越来越失望,他们这些年来中饱私囊,搜刮民脂民膏,位高权重本应知足,却又与北辽人暗通款曲,做下了此等卖国求荣之事。

    苏予汐气的用力踢碎了一个凳子,怒道:“敬国公之流,真是让我长了见识!薛贵身为大将军,却与北辽勾结,做那些为己谋求福祉的事情!真真该死!”

    六皇子上辈子早就见识过敬国公的不要脸,开口道:“你才只见识到了他这一党的冰山一脚,他们真正的恶心你都没见过呢。人性的恶,从……他们这一党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那个叫叶其琛的,北辽人来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把自己声称最爱之人的头颅献上,你说可不可笑?”

    苏予汐皱眉,眼神中带出几分怀疑,心脏却忍不住疼了几分,问道:“最爱之人?叶其琛的最爱之人?”

    苏予汐大惊失色,抓住六皇子的胳膊问道:“你说的,该不会是……”

    六皇子知道,这件事自己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其实他是有意的,也是不想让他们因为各种原因错过。

    六皇子点了点头:“其实也没什么好瞒你的,叶其琛怀揣塞外奇域秘宝蛊童子,他其实是北辽的一个暗钉。但这只暗钉的克星是言灵子,也就是斐儿,所以在斐儿的克制之下,他才没能按照北辽人所预计的那样走下去。只是如果这次他们发动政变成功的话,蛊童子又会发挥它的作用。蛊童子带着上一世的记忆,所以才会有天才之名,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学识。只是他年纪小,才让人觉得了不起。上一世他利用蛊童子的能力,坐到了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异姓摄政王之位。包括我在内,都被他们这一党彻底压制。”

    苏予汐全身颤抖,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眼泪竟然叭哒叭哒的流了下来,他声音哽咽道:“所以,阿恒他……一直以来喜欢的人都是我,却被蛊童子蛊惑,不得不做出违背自己心意的事情。委身于……委身于……”

    “不。”六皇子否认道:“你觉得我四哥委身于蛊童子了吗?其实并没有,据我所知,他们从没睡在一起过。”

    “什么?”苏予汐满眼震惊,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六皇子道:“蛊童子只是蛊惑了他,却并不喜欢男人,他甚至在外面养了美人,给他生育了儿女。如果并不喜欢男人,又怎么可能和我四哥睡在一起?这一点,你应该比谁更清楚的吧?”

    直男不可能克服自己的心理厌恶,苏予汐当然明白,这就是为什么多数直男都会对同性恋带着有色眼镜。

    但是苏予汐却更心疼了:“所以,他蛊惑了阿恒,却一直让他独守空房。还背叛了他的感情,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过起了日子?他妈的狗娘养的,看老子不打断他的狗腿!”

    这是六皇子第一次见苏予汐生那么大的气,骂人骂的这么脏。

    如今有叶斐然的克制在,叶其琛一直没能得到大的施展,虽然才十三岁就考取了进士,但因为他年纪太小,不好入仕,皇帝便给他安排了一个翰林院的闲差,跟着讲师一起讲讲学。

    只是他似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魔力,但凡是听过他讲学的,对他全是一片赞扬。

    六皇子就带苏予汐去听了一次,以验证他的真才实学,发现他讲的东西平平无奇,只是无功无过的讲完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彩之处,可见这蛊童子蛊惑人心真的很有一套。

    这些时日,敬国公府也是焦头烂额,因为外面所传的六皇子即将被立为太子之事已经确切传到了会在哪天将这件事公布了。

    敬国公也使了不少银子让大太监去打听这件事,大太监收了银子,却只带回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消息:“皇上确实往玉玺下面压了一道圣旨。”

    敬国公着急的嘴上都上了火,心想我知道皇上压了圣旨,可我他娘的想知道的是那圣旨上的内容!

    但他也知道,这世上的事并非空穴来风,捕风捉影也必有影可捉。

    敬国公长子王祯还在他耳边敲边鼓:“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六皇子真的被封为太子,入主了东宫,到时候所有的资源都会向他倾斜。大宁有律,太子可有私兵两万,还可有幕僚若干。苏家军肯定会站到六皇子那边,到时候苏家军的兵力肯定会成倍数的增涨。妹婿现在手上有二十五万,如果定下了六皇子为太子,妹婿手上手兵力肯定会大大削减。我们再想起事,那可是难如登天呐。父亲还要早做定夺,如今机会稍纵即逝,咱们不能坐以待毙。”

    不得不说王祯是一把好助力,经过他多日的努力,敬国公终于一拍桌子:“通知宫里,让你妹妹马上行动!让薛贵的两万大军在城外埋伏,趁着苏家军四散在各处,明日便把这件事做成了!”

    一夜之间,京城风云变色,蛰伏在各处的蝼蚁全部出动。

    孔明灯在宫中连升三盏,看到信号的六皇子当即翻身下了榻,下榻后还轻手轻脚的给叶斐然盖了盖小被子,便转身去后院和苏予汐汇合,两人一起朝皇宫的方向奔去。

    苏予汐一边策马扬鞭一边道:“京城中不少蛇虫鼠蚁出动,需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吗?”

    六皇子道:“这件事简单,如今他们全暴露了,到时候直接捣毁蛇鼠巢就好。今夜父皇有宫宴,他们选择今天动手,恰好也能把各文武大臣全部控制起来,真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这几天刚好是大宁一年一次的登高祈雨节,皇帝会登上京城最高的御顶峰,祈祷一整年风调雨顺。

    跟随一起登高的,除了年事已高的老臣外,几乎朝中所有大臣都会去。

    在登高结束后,皇帝也会举办一场宫宴,犒劳在朝中的所有大臣。

    这算是一场君臣尽欢的饮宴,不像年节时那样郑重,也不像上朝时那样严肃,到时候会有歌舞表演,朝臣们都很期待这一天。

    难得的是,这次宫宴绯玉公主也献上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舞蹈。

    异域风情的舞蹈配上节奏鲜明的乐曲,皇帝看上去心情非常好,不住的招呼着身旁的大臣们喝酒。

    四皇子也赫然在列,他朝皇帝敬上一杯酒,恭恭敬敬说道:“父皇,借由今日登高佳节,儿臣恭祝父皇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皇帝高兴极了,说道:“恒儿真是孝顺,在朕的所有儿子里,恒儿的品性是最让朕满意的。所以今日登高宴,朕也只选择了恒儿作陪。可惜你母妃不在宫里,如果她在的话,看到自己的儿子出落的如此出类拔萃,一定会很欣慰的。”

    四皇子勾唇道:“父皇谬赞了,儿子虽有些文采,却不及六弟武艺高强,不敢称最。”

    旁边便有大臣恭维:“皇上一文一武两个儿子,一定能让大宁的将来走向盛世。这样后人提起来,我们大宁也有一席之地了啊!”

    看得出皇帝今天非常高兴,听大臣这么一说,他也忍不住笑了两声,说道:“是啊!朕这两个儿子,一文一武,确实都是人中之凤雏。只是,朕一直很犹豫,该将大统交给他们哪个为好呢?”

    京城中讨论了好几天的立储传闻,今日竟然被皇帝主动抬到了明面上。

    敬国公闻言,眼珠子瞬间转了转,当即端起酒杯来对皇帝说道:“依老臣之见,六皇子武功盖世,说不定能为我大宁开疆拓土,当为不二人选,皇上觉得呢?”

    听了敬国公的话,皇帝当即笑开了花,说道:“想不到敬国公竟与朕英雄所见略同啊!唉,其实朕也没有别的想法,只要大宁交到孩子们的手上,可以维持主祖宗基业,朕就心满意足了。谈什么开疆拓土啊!这些都是赌望罢了。”

    敬国公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这不正是应了外面的传言,皇帝正是有心将皇位传给六皇子啊!

    他终于再也不犹豫,朝着皇帝旁边的皇后使了个眼色,皇后又看向了柳贵人。

    柳贵人躬身,端起一杯酒看向了皇帝,说道:“皇上,臣妾想敬皇上一杯。恭祝大宁,国泰民安,永世昌宁。”

    皇帝看了一眼柳贵人,似乎在思考她是自己的哪位妃子,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便只得作罢,端起酒杯道:“爱妃有心了,朕干了。”

    就在皇帝饮酒的一瞬间,柳贵人手指一弹,一只肉眼难见的蛊虫缓缓朝皇帝的酒杯飞去,稳稳的落进了皇帝的杯盏中。

    皇帝一仰脖,用袖子掩住酒杯,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