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16、第 16 章

16、第 16 章

目录

    听到这个消息后,叶夫人先是一怔,随即开始着急起来,抱起叶斐然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虽与潼儿十几年未亲近,但这十几年来,她们都是互相记挂着彼此的。

    拉开嫁妆箱子的暗格,里面的所有信物,便都是她与潼儿这些年来的往来书信。

    看着那些绣帕,香囊,钗环之类的小玩意儿,叶夫人忍不住悲从中来。

    潼儿的病,真就这么重了吗?

    就在她思虑之时,门外便传来依红的声音:“夫人,宫里的胡公公来传旨了,您快出来接旨吧!”

    叶夫人匆忙收拾了一下,左思右想,还是抱上了叶斐然。

    她总觉得潼儿这病来的蹊跷,斐儿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斐儿这系统听上去十分神奇,说不定能帮上忙。

    于是叶夫人接旨后,便为难道:“公公,犬子刚刚满月,一时见不到我就会哭闹,可否容臣妇带上他?”

    说着她上前,塞给了胡公公一大张银票。

    胡公公点了点头道:“叶夫人只是私下里见见淑妃娘娘,皇上恩准,您自可随意。”

    叶夫人谢过胡公公,便抱上叶斐然,带着两名贴身丫鬟上了入宫的马车。

    叶斐然好奇的大眼睛骨碌碌乱转,心想:【竟然可以入宫了,那我可得好好吃吃宫里的瓜。宫里的瓜可是值钱的很呐,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叶夫人无奈,这臭小子,天天吃想着吃瓜,老母亲都要难过死了。

    不知是不是为了缓解叶夫人的心情,叶斐然又开始给她直播:【表妹和渣爹去了叶其琛的房间,正逼着叶其琛认庶母呢。嘿嘿,小男主有骨气,竟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叶其琛院子里,这个变故着实让他措手不及。

    他重生而来,上辈子过的虽然不是很顺遂,但至少没落下个庶子之名。

    其实在叶夫人没有难产而死这件事发生以后,叶其琛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

    上辈子他是在秦氏被扶正以后才认的亲,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叶家嫡长子,在外行走也多了很多便宜。

    如今顶着个庶子的名头,说出去算怎么回事儿?

    他皱眉看着秦婉兮,问道:“你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

    秦婉兮心虚,但她没有表露出任何不妥之处来,反而一脸深情的看着叶其琛,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琛儿,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我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终我一生,最疼你的人,最爱你的人都只会是我。苏氏也不是你的婶娘,你叔叔也不是你叔叔,他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叶其琛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怎么他好端端的嫡子就变成庶子了?

    但眼下他也才是个六岁的孩子,就算再对嫡庶没有概念,他却连装都懒得装下去。

    见他不说话,叶承泽有些于心不忍道:“孩子还小,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是可以理解的。再说,他这些年都是养在苏皓云的名下。你让他马上就接受你,怕是有些难。来日方长,慢慢来吧!”

    秦婉兮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就算不是她亲生的,可她也尽职尽责的养了两年。

    这四年,她也是在旁边照应着,生怕怠慢了。

    这孩子看她的眼神却无比冰冷,似是含了万年的寒冰,总让她觉得心里不舒服。

    秦婉兮却也只能勉强的笑了笑,说道:“那……那也只能慢慢来了,我都明白的。”

    听完叶斐然的心声,叶夫人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些,心想秦婉兮机关算尽,怕是不知道她这个儿子从未把她这个娘放到眼里吧?

    虽然叶其琛不是叶承泽的亲儿子,但这本性却是出奇的一致。

    她乐得看好戏,绝对不会告诉叶承泽秦婉兮的算计,直到他名落孙山,她倒要好好看看叶承泽后悔的嘴脸。

    马车就着夜色驶入了皇宫,在高似深井的通道里进入了戒备森严的后宫。

    淑妃的寝宫叫柔福宫,名如其人,淑妃张敏潼便是柔顺贤淑的性子,整个后宫也只有她当得起淑妃这个封号。

    胡公公吩咐了一声:“停车,叶夫人,前面您只能走着进去了。”

    在宫里,除了皇上赐予的仪仗,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乘坐骄撵。

    叶夫人应声下车,怀里抱着叶斐然,身后跟着依红和倚翠。

    来到柔福宫后,淑妃身边的宫女雁书已经在门口迎接了,雁书一双眼睛哭的通红,可见淑妃的情况不妙。

    叶夫人焦急的上前问道:“淑妃娘娘怎么样了?”

    雁书答道:“皇上刚来探过,说是……不论娘娘想做什么,便都允了她。”

    雁书说着,眼泪又叭哒叭哒的往下流,可见主仆之情深。

    叶夫人的心猛的往下沉了沉,叶斐然也叹了口气:【淑妃娘娘得的不是病,而是常年被种下的蛊毒。若是蛊毒未入前命脉尚且能解,如今这蛊毒……】

    叶夫人一听,心想果然,潼儿的病果然来的蹊跷。

    深宫就是深宫,就连身居高位的四宫主位之一都有人戕害。

    叶斐然咦了一声,皇宫里的瓜果然层出不穷起来,上次他吃过的太大监强迫淑妃宫里的小宫女做对食,正是不远处那个提着灯笼的小宫女。

    恰好,雁书唤了一声:“锦书,你发什么呆?不在娘娘屋里伺候着,怎么跑出来了?”

    被唤作锦书的小宫女立即回过神来,应道:“雁书姐,娘娘说想一个人静静,就把我给打发出来了。”

    雁书没再多说什么,只道:“你去把六皇子叫来吧!娘娘恐怕……”

    熬不过今晚了。

    锦书应声去了,叶斐然却还在吃她的瓜:【强迫她的大太监是皇上身边的掌印太监,这可是十二监中最具权威的一个了,古有内相之称。他一个大太监,想要什么样的宫女没有,何必非得逼迫看上去只是姿色平平的锦书?】

    叶夫人一边听儿子吃瓜,一边抱着他走进了柔福宫内殿。

    今夜柔福宫灯火通明,都是在为淑妃的后事做着准备,叶夫人转入淑妃的寝宫,一眼便看到了瘦的皮包骨的淑妃。

    她脸色惨白已无人色,唯有一双明动的大眼睛,在看到她后亮了许多。

    也由此可以看出,淑妃病前定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叶夫人将怀里的叶斐然交给了依红,上前便拉住了她的手,竟连行礼都忘了,只喊了一声潼儿,语调便哽咽起来,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淑妃的心情看上去却极好,她拉着叶夫人的手,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柔:“阿姐,你别哭啊!这于我来说,未必是件坏事。你是知道我的,我虽性情柔顺,却不爱拘束。被选入宫中的那一天,便注定了这悲剧的收场。若是一世无宠倒也能过的顺遂,奈何皇上待我恩情深重,我父兄又不及其他妃嫔得用,便处处矮人一头。今日能再见阿姐一面,潼儿已是死而无憾。”

    叶夫人责备道:“呸呸呸,不许说这样的丧气话!”

    淑妃轻笑一声,竟是与她回忆起了少女时期烂漫自由的时光。

    叶夫人将淑妃搂在怀里,叹息道:“若你我皆非女子,想必不会分开这十几年吧?”

    淑妃摇了摇头:“世事无常,哪有什么会与不会?对了,阿姐,快把斐儿抱过来给我看看。听雁书说姐姐生的麟儿十分玉雪可爱,我还备了礼物给他呢。”

    依红闻言,立刻把叶斐然抱到了淑妃的身边。

    淑妃一见叶斐然就非常喜欢,从怀中掏了一块玉佩出来,那玉佩上镶嵌着一颗红宝石,十分精美。

    淑妃道:“这本是一对,其中一个我给了琮儿。这个,给斐儿。”

    叶斐然听到琮儿这个名字,立刻开始扒拉关于他的瓜,很快便扒拉到了:“六皇子萧琮,自幼聪敏异常,深得圣上喜爱。自四岁那年感染时疫后,智力便退至两三岁。如今年六岁,仍是一副呆滞痴傻的模样。”

    叶斐然感叹了一声:“好惨,淑妃惨,淑妃的儿子更惨,怎么会这样?”

    他又顺着瓜藤继续往下看,但见下面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

    应该是有别的瓜还没解锁,他是发现了,只有触发到事件的时候,才会有相应的瓜从天而降。

    叶斐然也不着急,反正他才满月,以后有的是机会把瓜吃全了。

    门外的宫女很快便来回报:“娘娘,六皇子到了。”

    叶斐然顺着声音往外瞧,只见一个眉宇十分英俊的六岁少年身著紫色锦袍走了进来。

    孩子的眼神虽然痴呆,却并不给人疯疯癫癫的感觉,如果不看他的眼睛,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智力有缺陷的孩子。

    叶斐然忍不住夸赞了一句:“他真好看,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最好看的。”

    叶夫人也深以为然,便问淑妃:“潼儿可给六皇子安排好后路了?”

    淑妃点头:“我死而无憾,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这个孩子。我有一同宗,近日也入了宫,与我甚是亲厚,正是前两年入宫的柳贵人。”

    就在淑妃话音刚落时,一个大瓜便砸到了叶斐然的面前,他立刻开始念标题:【忻安柳氏,去年被封为贵人,表面上与淑妃亲厚,实际上早已被皇后的人收买,其母家也已经是敬国公府的人。】

    正在看向六皇子的淑妃心一下惊,轻声道:“这……”

    叶斐然的心声再次专来:【淑妃娘娘人是好人,就是识人不清,把六皇子交给害他智力受损的人抚养。】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