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6、第 6 章

6、第 6 章

目录

    苏夫人立刻上前见礼,却被来人扶住,低声道:“我私服出宫,苏夫人不必多礼。”

    苏夫人恭敬点头:“谢娘娘,娘娘脸色看着不太好,身子可是有恙?”

    来人正是宫里的淑妃娘娘,而她手上牵着的则是六皇子。

    皇帝一共有九女四子,对于皇家来说,确实是人丁稀薄了。

    前三个都是公主,第四五六是皇子,还有位九皇子,剩下的就都是公主了。

    然而这四个皇子也是命途多舛,其中五皇子多病,六皇子痴傻,九皇子才刚刚出生。

    除了四皇子,基本都是不成气候的。

    此时的叶斐然也吃上了瓜:【想不到这吃瓜系统中还有宫闱秘辛?皇帝九女四子,四子一病一傻,刚出生的又眼看着养不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只有四皇子才是大统继承人吧?不过谁知道呢,皇上还处于壮年,说不定还能生几个。】

    叶夫人吓的想去堵儿子的嘴,但是再一想,他碎碎念这么长时间了,却没有一人道出其中玄机。

    就连大嫂来的那天,两人想谈论一下这件事,都不知被一股子什么力量给阻止了。

    想来,她的宝贝儿子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暗中有神明护佑呢。

    叶斐然浑然不知,继续吃着自己的瓜:【皇后连生了四个女儿,伤了根基不能再生。好在族内还有一名女子入宫,便是当今贵妃。四皇子是贵妃娘娘的独子,六皇子的娘是淑妃娘娘。哇,淑妃娘娘竟是娘亲的手帕交,娘亲人脉好宽广!这么好的娘亲,嫁给渣爹,属实可惜了。】

    叶夫人忍俊不禁,心想我的傻儿子,你娘亲我当初舞刀弄枪的,没几个男人愿意娶。

    她可是在战场上厮杀下来的,杀过人,见过血,男人都嫌不吉利。

    苏将军希望女儿找个好人家踏踏实实安稳度日,战场上毕竟并不适合女儿家。

    又刚好偶遇颇具才情的叶承泽,加之叶承泽对她殷勤倍至,从未有过感情之事的苏皓云终究还是沦陷了。

    叶夫人一边给儿子缝着小肚兜一边听着儿子的碎碎念:【刚出生的九皇子是新入宫的萧贵人所出,母凭子贵晋了萧嫔,母家式微的她也算出人头地。】

    【不得了不得了,宫里果然有见不得人的大瓜啊!原来淑妃娘娘这些年来生病另有隐情,……怎么看面看不了?你这破系统怎么回事儿?吃瓜吃一半,小心变太监。】

    叶夫人没控制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这臭小子唧唧歪歪的,好奇心这么重的吗?

    但一想到刚刚他所说的内容,心里不由的开始担忧起来。

    她与宫里的淑妃娘娘可是手帕交,她们小时候一起长大,正是邻居。

    淑妃的父亲是礼部尚书,正二品大员,她的父亲则是正一品大将军,都是世家嫡女。

    十三岁之前,两人几乎是天天混在一起的,甚至有时候同吃同睡。

    直到她跟随父亲上了战场,淑妃也被选入宫中成为贵人,她们这才分开。

    如今想来,已有十几年不曾亲近,即使匆忙一见,纵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作一句保重。

    淑妃性情纯善,后宫又是尔虞我诈的地方,想必她定是受了不少委屈。

    而她这一身病,怕也是有心之人故意而为之啊?

    待叶夫人还想再听点什么的时候,儿子却吸溜着大拇指睡着了。

    小家伙出生不足十日,却越发的白白净净,跟刚出生的时候比,仿佛换了个新崽一般。

    此时的小叶斐然睫毛纤长,俏鼻挺翘,嘴唇粉嫩仿若花苞一般,小脸儿饱满嫩滑,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

    叶夫人只当是乳母奶水足,才养的她的宝贝儿子如此讨人喜欢。

    实际上是我们斐然吃瓜吃的够努力,每天都能兑换一大瓶配方奶,而且瓜越大给的瓜币越多。

    像刚刚的宫闱秘辛,虽然只吃了个没头没尾的瓜,直接就到账五个瓜币。

    叶斐然深深觉得这个瓜不简单,有什么办法能深挖一下呢?

    因为他比较觊觎刚刚开启的商城新货架,那是一个小电视的标志,但是开启新货架需要十个瓜币。

    他现在吃瓜赚的币仅够维持崽崽温饱,实在拿不出钱来搞精神食粮。

    如果能多吃点大瓜,那岂不是可以每天看电影或者电视了?

    希望他猜的没错,一边吃瓜一边喝奶一边看电视,那小日子还真是美滋滋。

    叶夫人看着儿子,勾唇朝门外喊了一声:“乳娘。”

    乳娘柳氏闻言缓步走了进来,朝叶夫人行了个礼:“夫人唤奴有什么事?”

    叶夫人拿了一吊钱给她:“你乳汁不错,把小少爷喂养的很是白胖,这是赏你的。”

    乳娘柳氏立即感恩戴德的接了过来,其实她也很奇怪,明明每次小少爷都吃很多,可自己的奶还是天天胀的不行,只能想办法挤出来拿回去给自家孩子吃。

    大户人家讲究多,做了乳娘,就不能亲喂自家孩子。

    她也是没想到,她这乳汁喂两个孩子都绰绰有余。

    长宁寺里,苏夫人目送淑妃娘娘离开后,捐了带来的香油钱,见到了正堂里坐着的住持逸尘大师。

    逸尘大师一见苏夫人,便开口道:“施主,你终于到了。”

    苏夫人意外,问道:“大师是在等我?”

    逸尘大师缓缓点头:“正是,夫人所问之事,是不是不能宣之于口?不如夫人就把要问之人的生辰八字写下来吧!”

    苏夫人惊讶于逸尘大师的未卜先知,不愧为半步成佛的人,当即便将叶斐然的生辰八字写到了纸上。

    逸尘大师只看了一眼那八字,便缓缓闭上了眼睛,片刻后才开口道:“此子乃言灵子转世,是正非邪。十世修来的好人家,才能留得住。若非纯善之家,定是留不住的。望夫人广积善缘,定能得言灵子福荫。”

    苏夫人听罢,立刻深深的拜了下去,点头道:“多谢大师的提点,只是……那孩子……”

    苏夫人想说的话,又不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

    逸尘大师摆了摆手:“有神灵护佑,夫人又何必徒惹烦扰?”

    苏夫人明白了,这孩子自带一身福气,他们这些凡人只要好好宠着就可以了,不用担心他这一身的本领会给他引来杀身之祸。

    从长宁寺出来,苏夫人便带着逸尘大师的批言去了叶府。

    叶夫人听了来龙去脉后也新奇的不得了,其实根据她听来的信息,她觉得儿子身上是带着一个什么系统。

    有次儿子心声里说,那个系统坑人什么的。

    虽然她不知道系统是什么,但从她听来的消息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网罗天下八卦的情报网。

    就连宫里的秘辛都能探出来,可见是个了不得的东西。

    逸尘大师说他是言灵子转世,倒也不无这个可能。

    苏夫人道:“大师说,只有十世的好人才能把孩子留住。咱们苏家世代忠良,忠骨都埋了多少具了,这孩子定是冲着咱们苏家来的。”

    叶夫人也点头,心想就凭叶承泽那满腹算计的秉性,的确不配拥有这么好的孩子。

    躺在那里的叶斐然仍然浑然不知,自己竟然被安了个言灵子的名头。

    这特么就是个系统啊,分明就是黑白无常那俩地府公务员渎职,害我丢了小命不说,还丢了份好工作。

    这吃瓜的工作就是他们给我的补偿,说是未来还能进国家公务系统,比位列朝堂还要好很多倍。

    他也是不懂,这比位列朝堂还要强很多倍的是个什么职位,该不会是要让他造反当皇帝吧?

    那肯定是不行的,他对自己有自知之明,皇帝这个活儿不是人人都能干来的。

    苏黛滢感恩于表弟对她的救命之恩,在常宁寺求来了护身符,亲自戴到了小表弟的身上。

    她如今一见到这个小表弟就想抱,想捏捏他肉嘟嘟的小脸儿,满脸都是宠溺表情的苏黛滢抱着小表弟不撒手,轻轻摇晃着说道:“斐儿斐儿快长大,表姐给你做最好吃的点心。”

    叶斐然迷迷糊糊,看着漂亮的大表姐魂儿发飘,心想这么漂亮的大表姐,就该配这世间最有才情的男子。

    等等,好像又有瓜从天而降了,让我康康~

    叶斐然从一堆小瓜田里扒拉开一个个儿大的,随即面露喜色:【哟?这次的瓜更劲爆啊!洛亲王正准备选妃,但是老太妃选中的那个姑娘……正在和人纠缠不清。但那人也是个不负责的,明明和姑娘做了那种事,导致姑娘珠胎暗结,却不负责的跑了。洛亲王不知情,还是娶了这个姑娘,结果喜当爹……】

    【哦霍,洛亲王喜当爹哇?啧啧啧,洛亲王实惨……话说洛亲王是哪位?】

    正在听八卦的叶夫人和苏夫人都快哭了,这洛亲王是谁?

    洛亲王正是她们的亲姑姑,苏老太妃的儿子,先帝最宠爱的小儿子啊!

    叶夫人扯过苏夫人,一脸焦急的说道:“长嫂,这可如何是好?”

    叶斐然的瓜还在吃的滔滔不绝:“噫,这姑娘还挺大胆,约了情郎三日后在水榭轩相会。想必……这就是他们共筑爱巢的地方了吧?啧啧啧,洛王殿下下个月二十六的婚期,那姑娘的肚子岂不是……”

    洛王殿下真惨,头顶青青大草原哇!

    【让我康康那姑娘的姘头是谁……咦?这名字有些耳熟哇,兵部侍郎的独子……南宫强?】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