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第 114 章

第 114 章

目录

    六皇子忍不住伸手把他抱了起来,问道:“斐儿睡醒了?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叶斐然把头靠到了六皇子的肩膀上(),嗡声嗡气道:肚子饿了。www.juezexs.com

    六皇子心想我就知道?,他推门叫来雁书,吩咐道:“小少爷醒了,去把厨房热着的肉丸拿来给他吃一些。”

    雁书应声去了,很快便端了两小碗肉丸,一种是甜的,一种是咸的。

    叶斐然也不客气,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聊天。

    只是此时的话题换成了闲聊,六皇子问了苏予汐一些关于四皇子的事。

    苏予汐说话有些回避,但可以看得出,他心里是有四皇子的。

    上辈子六皇子眼睁睁看着他们到死都没能在一起,这一世是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结局。

    奈何这两人偏偏是虐恋体质,极限拉扯好几年,到现在还是各自蹉跎。

    但相较于上一世的生离死别,这一世的他们已经非常好了,只要大宁不再飘摇,两人也有更多的时间磨合。

    叶斐然一边吃着肉丸子一边听他们闲话家常,心声里道:【虐恋情深也没什么不好的,好事多磨嘛!】

    六皇子和苏予汐互看一眼,两人都是会心一笑,心想的确是这个理儿l。

    而四皇子从皇宫出来后,便被消息灵通的敬国公接进了敬国公府。

    敬国公终于拿出了自己十足的态度,恭恭敬敬的朝四皇子行了个礼道:“恒王殿下,您这几年过得可好?老臣这些年,可是处处惦念着您啊!”

    四皇子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文儒雅,见了敬国公也是一派彬彬有礼,十分客气的说道:“国公大人有心了,您是长辈,万万不要如此客气。咱们也本是一家,国公大人不必如此多礼。”

    敬国公对四皇子的态度很满意,乐呵呵的招待了他,却一直没提立太子这件事。

    四皇子也没提,这俩人似乎在等,看到底谁先憋不住。

    终于,最后还是王祯提起了这件事:“恒王殿下,听说皇上宣召了殿下?不知……都说了些什么?”

    萧恒笑了笑,如实答道:“不过是些父子间的体己话,父皇说他年纪大了,希望我能回来多帮帮他。弟弟们年纪都还小,也就我这个做哥哥的能效劳了。”

    敬国公听后十分高兴,说道:“那这是好事儿l啊!皇上他老人家年纪也不小了,确实该立太子了。现在这个节骨眼儿l上召殿下回京,想必是有他自己的想法了?”

    萧恒却十分严肃的警告道:“不可对圣意妄加揣测,而且皇储一事兹事体大,父皇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不论是立主信做太子,我们做臣子的自当尊从。”

    敬国公点头道:“恒王殿下说得是,只不过……俗话说得好,事在人为。这几日薛贵也给我带来一些消息,说是他的二十万大军如今兵马强壮,正愁没有正主效劳。恒王殿下是个聪明人,想必应该知道如何为自己的人生筹划吧?”

    萧恒若有所思,勾唇

    ()

    笑了笑道:“国公大人说得是,我母妃也常常劝我,多为自己想想。其实我也有个想法,不知国公大人愿不愿意听我一言?”

    敬国公道:“恒王殿下请讲。”

    萧恒道:“关于太子一事,有一个人,应该能够帮上忙。”

    敬国公问:“何人?”

    萧恒道:“绯玉公主。”

    敬国公皱眉,沉吟道:“这……她在皇宫的身份实在不明朗,这个女人也不知是敌是友,如何帮得上忙?”

    萧恒道:“国公大人可知,她所说的话,我父皇十句里有九句都是听的。如果立太子一事有她从旁进言,我想父皇也一定会认真考虑的。国公大人觉得呢?”

    敬国公态度不明的点了点头,说道:“恒王殿下说得是,只不过这件事我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萧恒笑了笑,起身道:“国公大人多考虑自然是好事,那我便先回王府了,敬侯国公大人的答复。”

    直到萧恒出了敬国公府,王祯才忍不住骂道:“妈的,这小子什么时候和南昭搞到一起去了?如果他背后有了南昭人的支持,那我们还要不要扶持他上位?”

    敬国公捋着胡子道:“南昭人倒是不足为惧,只是这个绯玉公主……这样,祯儿l,明天你去宫里见见你妹妹。”

    夺嫡一事,因为绯玉公主的加入,局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尤其是皇后,一听说自己要去和绯玉公主交涉就气的摔了杯子,捂着胸口道:“谁也别想让我跟那个女人说半个字!你们谁爱去谁去,反正我是不去的!”

    这个时候柳贵人却站了出来,恭恭敬敬道:“娘娘您既然不愿意去,那便由我代劳吧?我去和绯玉公主说,这也是一样的。”

    皇后没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让王祯和柳贵人退下了。

    王祯无奈道:“那就有劳柳贵人了,我妹妹这个脾气,也是难为您了。”

    柳贵人道:“为娘娘做事,我甘心情愿。”

    其实她早就想会会那个绯玉公主了,当初她杀死了自己所有的蛊虫,以至于让自己困在宫里无法逃出去。

    这七年来她做事畏首畏尾,如今终于找到机会可以和她正面交涉了。

    绯玉公主仍然住在柔福宫里,只是柔福宫更名和顺居,宫里也不再是百花争艳,而是变成了一亩亩蔬菜药田,全是银烛和银月她们种下的。

    柳贵人一进来就嗅到一股子毒虫的味道,这个女人公然在宫里养毒虫,皇帝还拿她当个宝贝一样的宠着,真不知道皇帝哪只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

    可怕的是这些毒虫竟然十分听绯玉公主的话,她吹着芦笙,那些毒蝶便围着她翩翩起舞。

    京城里有一幅十分出名的百蝶绕舞,画的就是绯玉公主边吹芦笙边跳舞,身边有上百只蝴蝶跟着她一起飞舞的画面。

    柳贵人咽下了胸中的恶毒,十分礼貌的朝守门的银烛和银月说道:“劳驾二位通传一下,就说柳贵人求见。”

    银烛银月却

    没有动,只是把门打开道:“这位贵人直接进去吧!我家主人已经在厅内等侯了。”

    柳贵人意外的看了一眼门内,心想这绯玉公主果然是站到四皇子身边了吗?

    竟然已经料到自己会来找她?

    柳贵人抬脚迈进了院门,院门却在此时关闭了,她身后的两名宫女被拦在了外面。

    银月道:“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和顺居,这位贵人还是自己去见我家主人吧!”

    柳贵人不是普通人,见状也没什么好怕的,自顾自进了和顺居。

    深宫里人人道这和顺居乃是皇帝每日必踏足的地方,可以说是寸土寸金,连花花草草都是这世间难得的珍品。

    今日一见却让她大失所望,这哪里是寸土寸金,分明村郭百姓家的田头就是这副模样。

    竟然还有横放着的破锄头,以及几把开刃的镰刀。

    难不成这绯玉公主,还真和皇帝过起了普通平民百姓的生活?

    她朝里迈了几步,便听到殿内传来吱嘎吱嘎的声响,柳贵人探头一看,竟然看到绯玉公主在织布。

    她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这声轻笑搅扰了织布的美人,机杼声停了下来。

    绯玉公主朝她这边看了过来,问道:“柳贵人何故发笑?”

    柳贵人道:“我笑公主好手段,皇上这辈子最向往的就是普通平民的生活。宫里的贵人娘娘们,可使不出这样的心机手段。难怪公主可以盛宠不衰,虽无皇后之名,却比皇后得的圣宠多多了。”

    绯玉公主起身,将刚刚织好的布拿了下来,竟是一匹十分普通的麻布。

    墙上还挂着一件麻布衣,是男式的,这宫里只有一个男人,正是皇帝。

    绯玉公主把布卷好,才对柳贵人说道:“圣宠罢了,只要我想要,它就永远是我的。可惜,皇帝的年纪还是太大了些。”

    柳贵人的眼神中透出了几分不屑,说道:“所以你就把心思打到了更年轻的四皇子身上?有一点我很好奇,这世界上不可能有生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你是用了什么蛊?不论什么蛊都有其不稳定因素,难道你身边有宗师级的蛊王?”

    听了柳贵人的话,绯玉公主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说道:“既然知道我身边有高人,就收起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别忘了,我们南诏的毒师,可是专克你们塞外奇域的蛊师的。”

    柳贵人听出了绯玉公主话语里的威胁,不过她也并不在意,直接说明了来意:“你知道,我是皇后的人。本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皇后如今有事需要我帮忙,我自然也是义无反顾。我对谁当太子这件事并不感兴趣,可皇后娘娘感兴趣啊!既然绯玉公主有意合作,不如拿出些诚意来。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总好过在这深宫里老死。”

    绯玉公主嗤笑一声,说道:‘柳贵人,收起你那套说辞。我不是皇后,不会傻乎乎的把你当成智囊。不过,我和萧恒确实有个交易。只要他当上了皇储,未来他会将南疆四城划入我们南诏的领土范围内。我很好奇,柳贵人出身塞外奇域,而所我所知,塞外奇域早就已经覆灭。你费尽心机甘为辽人的走狗,图的什么?”

    这话说得不好听,让柳贵人的脸色变了变,不过随即她就恢复了如常,冷哼一声道:“我恨虚伪的宁人,更恨柳家!我要让整个柳家死无葬身之地,更要让整个大宁为他们陪葬!”!

    公子寻欢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