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14、第 14 章

14、第 14 章

目录

    十几年戎马生涯也不是白练的,叶夫人的手劲儿那可是相当大。

    打完以后,秦婉兮白白嫩嫩的脸上便出现了四个手指印。

    叶承泽这个时候竟然还知道护着心爱的女人,一把将秦婉兮拉到身后,却在看到叶夫人身后的苏太妃后瞬间息了气焰,放缓声音道:“夫人,有话好好说,打人就不对了。”

    叶夫人怒目而视,指着秦婉兮和叶承泽道:“打人不对?你们在斐儿满月宴的时候在这里行苟且之事就对了?”

    刚刚被别人吃了一嘴瓜的夏夫人此刻竟还有心情跟着附和:“就是,叶夫人可是刚刚给你生了嫡长子,叶大人这么做可真不地道。”

    众吃瓜的夫人跟着点头如捣蒜,后面传来此起彼伏的是啊是啊是啊!

    叶斐然就是想笑:【大家的兴致都很高哇,夏夫人这会儿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吧?】

    莫名听到心声的夏夫人清了清嗓子,压下了吃别人家而扬起的唇角,不过叶家这顶多是纳个小妾,左右还是没办法压下自家那个瓜。

    夏夫人有些失望,不过还是且看着再说吧!

    叶夫人冷眼看着叶承泽,问道:“夫君欲如何处理?”

    叶承泽心里很是不服,心想谁家府上不是姬妾成群,唯有我叶府,只娶了你一个夫人,如今我只是私下里和婉兮欢好,连这你都忍不了了?

    可眼下左右是当着苏老太妃的面儿,叶承泽不好发作,只闷闷道:“夫人意欲如何吧!”

    叶夫人淡淡扫了一眼秦婉兮,冷哼道:“这秦氏,是我收留的,本是我落难的远房表妹。我本是见她可怜,无家可归,又念着儿时的情份,这才收留了她。谁知竟养了一头白眼儿狼,她拖到二十几岁不嫁人,原是觊觎我的夫君呐?很好,秦婉兮,你即如此不仁,也休怪我不义。既如此,那你便走吧!我叶家,不养此等小人。”

    秦婉兮一听叶夫人要赶她走,立刻急了,上前跪到她面前苦苦哀求道:“姐姐,是我错了。可是我……情难自禁,都是我的错,与承郎没有关系。我愿意接受姐姐的任何惩罚,但是……只求姐姐不要赶我出府。我只愿终生为奴为婢,伺候姐姐终老。婉儿不要名分不要身份,只要你能让我留在承郎身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叶夫人冷笑:“好一个为奴为婢,你这么脏的心思,我还真是受不起你的伺候!”

    秦婉兮又看向了叶承泽,膝行到他面前哭求道:“承郎,你快帮我求求情。我只是情难自禁,只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我……我……”

    叶斐然在心声里吐槽:【我不是来破坏这个家庭的,我是来加入这个家庭的!】

    听到心声的众人发出一阵哄笑,最后又都硬生生的忍住了,这种情形之下的笑声的确不太合适。

    秦婉兮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只是紧紧抱着叶承泽的小腿不撒手。

    叶夫人却仿佛铁了心一般要将秦婉兮赶出去,决绝道:“当年我给你许了那么多桩亲事你都不答应,既然如此,你也不要继续再在府里待着了。倚翠依红,把表小姐的行李收拾……哦,表小姐孤身前来,哪儿有什么行李呢?罢了,直接把她扔出去吧!”

    秦婉兮终于憋不住了,大声哭喊道:“不!不行!姐姐你不能这么做,你没有资格赶叶家庶长子的娘亲出府!大宁律有规定,若侧室有所出,则不能由正妻休弃,必须要由家主决定!”

    虽然叶夫人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听秦婉兮这么一说,她还是佯装惊讶的看向了叶承泽,怒声道:“庶长子?夫君,你说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夫人的后半句已经带上了十足的怒意,显然这件事叶承泽不给她一个解释,今天是别想过去了。

    吃瓜的夫人们则更加兴奋了,夏夫人忍不住的掐起了自己的大腿,心想我没听错吧,没听错吧?

    叶家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庶长子,哎哟这可真是惊天大瓜啊,这不比我惜儿的瓜大多了?

    老天爷保佑,这回京城权贵圈儿里议论的首当其冲是叶家的人了!

    感谢叶家的馈赠,我惜儿有救了。

    叶承泽眼神闪躲,但一想到自己刚刚升了从三品,底气瞬间又升了起来:“这件事……我其实早就想告诉夫人的,其实当年婉兮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是怕夫人多想,这才把她送去江临把孩子生了下来。我是想着,当年夫人不能生养,其实……”

    叶夫人显然是怒极了,直接上前,扬起手避轮足了力道,照着叶承泽的脸上啪啪啪便是三个巴掌。

    这回不是巴掌印了,叶承泽的脸上当即就肿了起来。

    叶承泽自然不甘心当着这么多京中贵妇的面受辱,刚要还要,就见老太妃的龙头拐杖用力往地上一杵,沉声道:“我看谁敢!”

    这可是御赐之物,能上打昏君下打佞臣,别说他小小叶承泽,勋爵世家都不敢在她面前造次。

    叶承泽瞬间收回了气势,不服气道:“自古男子三妻四妾,有哪个正妻敢说三道四的?我娶了你叶皓云,可曾敢提过半个纳妾之字?我与婉兮,也不过是情投意合了,你便当真容不下我们吗?”

    叶夫人怒极反笑:“所以,今日这件事,我若不认了,便要担下这妒妇的名头了是吗?”

    叶承泽看看老太妃,又看看叶夫人,没好气儿道:“我可没这么说!”

    苏老太妃实在看不下去了:“叶大人,你既然有了心上人,为什么不告知夫人?悄悄生了孩子,又为什么不接回府中?瞒着夫人又是意欲何为?”

    叶承泽不敢说话,跪在地上的秦婉兮却按奈不住了,开口道:“回老太妃的话,大人他没有不接回府,是接回来了的。实在是怕姐姐生气,本想将孩子记在姐姐名下的。可如今姐姐已然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怕是也看不上我生下的顽劣不肖子。”

    叶夫人又是一阵惊怒:“哦?接回来了?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叶承泽终于不再装死了,开口道:“……就是琛儿!”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就连夫人们都忍不住在后面小声议论了起来:“听说叶家有个侄儿,是由叶夫人一手带大的,好像就是叫什么……琛?”

    “叶其琛,我就说,一个侄子为何如此看重。还让叶夫人娘家给塞进了国子监蒙学,原来是他叶大人的亲生儿子啊!”

    “那叶夫人……岂不是给外室养了足足四年的孩子?啧啧啧,叶夫人这也……太惨了吧?”

    “两厢比较起来,夏家千金的事……好像也没那么惨了?”

    “是啊是啊,夏家千金虽出了事,有的是低嫁的机会。叶夫人本就是低嫁,如今还遇到这种事……”

    后面讨论声虽小,却声声都敲在了叶夫的心上,她满眼冰寒,死死盯着叶承泽,单看他会和自己说些什么。

    其实她的心早已不会痛了,若是那碗秦婉兮端来的红糖姜茶自己喝了,后而也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此时的秦婉兮早已被叶承泽收入房中,还会因为叶其琛越来越崭露头角而被扶正。

    叶夫人冷笑道:“好,很好,叶其琛是吗?”

    叶承泽这回是真的心虚了,当着那么多京城贵女的面,他实在不好理直气壮的承认,便想着先把情况缓下来,左右是叶家的家事,关起门来再自己处理。

    便上前小声对叶夫人道:“夫人,这件事……的确是我的不是。但这说什么也是咱们自家的私事,外人在的时候咱们也不好处理。你看,不如我们先安排贵客们去吃饭,还是把斐儿的满月宴办完了再处理这件事?”

    其实叶夫人故意带着那么多京中贵妇们来戳破这件事,她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把这件事闹大,也正是为了她后续的计划做准备。

    叶夫人的内心似是挣扎了许久,才终于转头对众夫人道:“今日之事,属实是我叶家招待不周,改日一定登门向众位夫人赔不是。”

    众夫人吃瓜吃的正起劲儿,一看要赶她们走,瞬间就有些失望。

    不过今日已经收获满满,接连吃了两个大瓜,夫人们也只能讪讪的回了后花园戏园子继续听戏。

    可这会儿谁还有心思听戏啊,三三两两的扎着堆儿,全都在讨论叶家这点事。

    叶斐然则又困了,吃了一大瓶配方奶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亲娘怀里缓缓进入了梦乡。

    叶夫人在打发走了无干人等后,让依红和倚翠关了秦婉兮院子的门,一副不解决这件事就不走了的模样。

    让叶承泽忌惮的是,苏老太妃竟也没走,洛亲王和苏夫人也留了下来。

    苏老太妃冷冷的坐到了上手,开口道:“你们叶家的家事,我不管,但我是云儿的亲姑母,我们也都是她的娘家人。今日这事,若是处理的不好,我们苏家可是不干的。”

    又是这种被拿捏的感觉,叶承泽真的要受够了,但眼前可是苏老太妃,皇上都快尊其为太后了,他一个从三品怎么敢造次,只得恭恭敬敬的点头应承着:“是,太妃娘娘,下官定会给云儿一个交待。”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