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10、第 10 章

10、第 10 章

目录

    只是夏家毕竟是侯爵大家,即使有人听到了,也不好意思提出来。

    唯有叶夫人问了一句:“听说王爷定下了夏侯爷家的千金做王妃?今日侯爷夫人过来,怎么没把令千金也一起带过来啊?”

    夏夫人十分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惜儿自然是在花厅和世家千金们待在一处,咱们妇人们的话题,未出阁的姑娘们听了也不太合适。”

    叶夫人点头道:“那倒是,未来洛亲王妃身份尊贵,我是怕怠慢了。这样,长嫂,不如你让黛滢去陪陪夏小姐?”

    夏夫人刚要拒绝,便见苏黛滢远远的过来了,闻言应道:“我刚刚已经去找过夏姐姐了……可是,夏姐姐并未在花厅,也不在后花园。许是……许是有什么事,去别处玩儿了吧!”

    关于女儿的那点心思,夏夫人自是心知肚明,她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

    放着堂堂洛王妃不当,偏偏要下嫁给一个从三品小官家的公子,且这个公子油嘴滑舌,一看就知道不是良配。

    奈何女儿三番四次的跑去与那南宫家的公子私会,他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只指望着下个月婚期快点到,只要她嫁进了洛亲王府,定然就能和那南宫公子断了。

    洛亲王萧锦棠,长的一表人才,也有一身武艺,更深受皇帝的喜爱。

    苏老太妃对皇帝有养育之恩,所以皇帝对这个弟弟宠爱有加,生怕委屈了这对母子。

    若是女儿能嫁入洛亲王府,不但是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就连他们的儿子也能借上大光。

    夏夫人主意打的妙,奈何女儿总是拖后腿啊!

    这时叶斐然的瓜又送到了面前,他兴致勃勃的追着瓜:【南宫大强果然和夏家千金见面了,他们此时正在后院的小仓库里私会。这南宫大强真大胆啊,不知道这里是叶府吗?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

    这个心声声如洪钟,这回连苏老太妃都听到了。

    叶夫人渐渐摸清了叶斐然系统的秉性,应该是瓜主和与瓜有关的人可以听到他的心声,而且必须和他在同一个空间范围内。

    但也要看情况,如果瓜主不利于己方阵营,那定然也是听不到的。

    这系统护主,叶夫人深感欣慰。

    叶夫人不动声色,只道:“依红,府里近日正在修缮,我怕夏小姐一个不小心踩到什么不该踩的。路坏了便坏了,万一伤到夏小姐可就不好了。你去找找,别怠慢了贵客。”

    依红应了一声是,夏夫人却起身道:“不劳烦府上的人了,还……还是我亲自去找吧!”

    叶夫人轻笑:“也好,怕就怕侯爷夫人不认得路,万一找不到可怎么好?”

    夏夫人心里犯嘀咕,心想刚刚在胡说八道的那个人定是故意挑事,好在除了她之外别人并未听到,否则女儿的名节可就不保了。

    眼看着婚期在即,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便匆忙跑出去找人了。

    结果,夏夫人低估了叶家的布局。

    叶承泽老家在江南,十分喜爱在院子里搞假山园林,结果夏夫人七拐八绕,就这么给迷路了,绕了许久才绕出来。

    叶夫人见她去了半天,干脆抱起儿子道:“得,我看今日天气好,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陪侯爷夫人一起去找找女儿吧!我这院子,乱七八糟的容易迷路。怪只怪我家夫君喜欢瞎折腾,天天请工匠在家里凿来凿去。要我说,院子里整整齐齐的便好。搞那么多名堂,来个客人就容易走错路。”

    旁边有小官家的夫人奉承:“叶大人是风雅之士,喜好这些大雅的东西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像我家老爷,给他块假山他只当是石头。”

    众夫人一阵哄笑,说话的正是苏家下辖的一名武将家眷。

    叶夫人走在前面,一边往前走一边介绍家里的布景:“这些都是请江临的工匠来打造的,这一片叫通幽轩,这□□通往前面的一处廊亭。这些花花草草也是请专门的工匠侍弄的,颇费些工夫呢。”

    苏老太妃陪在身旁,点头道:“我就没这耐心,倒是喜欢看些江湖画本儿。”

    洛亲王轻笑:“那倒是,您的江湖画本儿快堆积成山了。”

    老太妃气的打儿子:“你这臭小子,整天拆我台。”

    正在吃瓜的叶斐然闻言眨巴着眼睛看了看这对母子,真是一派温馨的景象,可惜如今的温馨,都是为了衬托后来的凄惨。

    苏老太妃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儿子却才刚刚二十左右的样子,这在古代属于大龄产子。

    想必是为了照顾当今圣上,老太妃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这才到了三十岁才生下了第一胎。

    叶夫人带着众人走过一条雅致的小桥,又走向了通往后院儿的林荫路,指着路旁种着的各色秋菊道:“这个季节,也就菊花还能欣赏。哦,前面倒是有一片红枫林。一入秋啊,那枫叶简直红胜火,美极了。夫人们可想随我过去看看?”

    苏夫人附和道:“愿意是愿意,只是妹子刚出月子,身子可能撑得住?”

    叶夫人轻笑:“长嫂说笑了,我可是和姑母一样,从马上长大的,这点路又算得了什么?”

    众夫人也被叶夫人说动了,都想看看这深秋的红枫林。

    于是便浩浩荡荡,全都朝着后花园东北角的方向走去。

    叶斐然是第一次被抱出来,今日阳光正暖,无风也无云,晴空万里的。

    道路两旁是秋后各色的菊花和深浅不一的秋叶,风景是真美,他忍不住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欣赏起来。

    旁边老太妃见了忍不住直夸惊奇:“斐儿这双灵动的大眼睛,似能通灵一般。云儿,你可发现斐儿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叶夫人不敢声张叶斐然的能力,虽然系统可以保护他,可怀璧其罪,这种事还是低调一些的好。

    当着那么多贵妇的面,叶夫人也只是捏了捏老太妃的手,说道:“斐儿也就是生的好看了些,不是人人都说,好看的脸全是头脑换来的。我看这孩子就是傻乎乎的,没什么过人之处。不过左右是我自己生的,只要有我在,就把他宝贝着。有没有过人之处,对我这个做母亲的来说都不打紧。”

    老太妃当即明白了侄女的意思,轻笑道:“确实,你看棠儿天天嫌弃我,我不也是认了吗?”

    洛亲王一脸无辜:“母妃,您怎么又这样?儿子已然抛下身段陪着您和一群妇人赏秋景了,就这您都要埋怨儿子吗?您再这样,下次我可不陪您出来了啊!”

    老太妃点着他和鼻子道:“你瞅瞅,他还威胁上我了。”

    叶斐然听着高兴,母子间就应该如此相处,这样才算得上天伦之乐呀!

    一行人终于行至红枫林处,时至深秋,枫叶果然红透了整个东北角的园子,煞是惹人喜欢。

    怎料远远的却看到树下躲着一个人,依红眼尖,当即便喊道:“那不是夏姑娘身边的兰儿吗?”

    众人立转头朝那边看了过去,果然看到兰儿躲躲闪闪,正欲朝最角落的仓库走去。

    夏夫人也看出不对了,立刻上前叫住兰儿:“站住!小姐呢?”

    兰儿顿住脚步,急的快哭了,没办法,她只得大声朝着仓库喊道:“小姐,夫人们到了!”

    怎奈夏小姐此时和南宫强正沉浸在甜蜜的爱意里,根本没听到兰儿的提醒。

    夏夫人当即火冒三丈,带着贴身婆子便朝仓库的方向快步走去,一行夫人的眼睛也是冒着绿光,试问这世间谁不爱吃瓜这等好事?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将那仓库围了个水泄不通。

    夏夫人走过来才惊觉自己鲁莽了,万一惜儿真的在里面做了什么不体面的事,那她这一辈子不就毁了?

    但此时已然箭在弦上,她就算不想踢那门,也是由不得她了,苏老太妃第一个不答应。

    洛亲王要娶的王妃,怎么可能在品格上有污点?

    当即苏老太妃便命令洛亲王:“棠儿,把这门给我踹开!”

    洛亲王早就看明白了叶夫人的意思,因为刚刚那小奶音的心声,洛亲王也听到了。

    本来这门亲事也是为了哄母亲高兴,他对婚姻一事并不十分热切,有一个是全了孝道,没有也是逍遥自在。

    他当即上前,一脚踹开了门,果然看到仓库内一对野鸳鸯,衣衫不整的正躺在装花土的麻布袋上。

    显然众人的到来惊到了这对野鸳鸯,尤其是南宫强,一见苏老太妃和洛亲王,更是吓的差点儿尿了裤子,当即穿好衣服便要翻窗往外逃,却被洛亲一脚给踹了回来。

    叶斐然啧啧两声:【夏小姐啊夏小姐,你可看清眼前这人的真面目了?他连护都不护你一下,只顾着自己往外逃。】

    不远处,苏予澜也和几名翰宸书院的学子们朝这边走了过来,可能只是好奇这边的热闹。

    夏夫人则气的嘴唇发抖,当即扬起巴掌,狠狠的抽到了夏惜染的脸上。

    夏惜染的倔劲儿也上来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边流泪边喊:“你打死我吧!我不过是你攀附权贵的工具!我与阿强是真心相爱的,就算你打死我,我也要和他在一起!”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