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第 110 章

第 110 章

目录

    好在萧蓉也不是那见死不救的,就算叶承泽犯了死罪,在审问之前,仍然享有他作为人的一应权利。www.zhimige.com

    萧蓉让郎中把叶承泽几针扎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叶大人,你可感觉好些了?”

    叶承泽醒来后立刻起身,上前抱住萧蓉的小腿道:“蓉儿,你可以想办法救我吗?”

    萧蓉嗤笑一声:“你知道自己犯的是什么罪吧?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小安子的家人已经被人从火场中救出来了。你为什么那么着急的把小安子的家人灭口?是不是因为他们都见过你的真容?叶大人,你做事还真是不稳重。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就要葬送一家五口人的性命。加上两个老仆,一共就是七条人命。叶承泽,你好狠的心,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了,原来你本来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一个人连人命都不在乎,又能指望他有情有义吗?”

    叶承泽仿佛僵住了一般怔在那里半天,萧蓉又道:“但是叶大人还请放心,你还是有活下来的机会的。皇上之所以派韩将军来审你,也是因为你身上还有剩余的价值。你只要把你知道的一五一时的交待出来,皇上他至少会留你一条命。哪怕是把你发配到西北苦寒之地,抑或是南疆毒障之地,也好过身首异处!”

    说着她一脚踢开叶承泽,转身走出了牢房。

    叶承泽颓然的坐回了地上,回想着自己这一生,嘴里喃喃念了一句:“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其实,从他设计偶遇苏皓云时就已经错了。

    这其间曾有无数次的机会让他修正,只要他肯善待一下苏皓云,别去找别的女人,苏家也会助他平步青云。

    哪怕他能对萧蓉好一点,别让秦婉兮欺负到萧蓉的头上,别去找外室,就凭萧蓉这个恋爱脑,也绝对会对他死心踏地。

    可他一手好牌硬生生打的稀烂,最后握起拳头,冲着牢房外面高喊:“秦婉兮,你这个贱人!是你害了我,是你和那个野种把我害到如此地步的!我让你不得好死!”

    另外一间牢房里的秦婉兮吓的瑟瑟发抖,她知道自己做的事已经藏不住了,可如今她自身都难保,哪还有心思去管别的?

    她只祈祷叶承泽犯的事儿别太大,不要连累自己也跟着身首异处。

    只要她还有机会出去,就一定能想办法翻身。

    对,她还年轻,颇有姿色,有的是人愿意接纳她。

    听了一晚上叶承泽的骂骂咧咧,第二天叶承泽被拉去受审,可能是他自知在劫难逃,便把该招的全都招了。

    这次因为他攀扯出来的名单几十上百,全是和敬国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另外,他还说了一件事,就是关于叶其琛。

    这件事让负责督办此事的韩立娟觉得莫名奇妙,他说这些事全是他的儿子叶其琛让他做的。

    那叶其琛在得知叶承泽被捕的当天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世,他并不是叶承泽的亲生儿子,且已经认回了亲生父母。

    说起来这亲生父母还颇有威名,竟是江南某富商之子。

    根据大宁律,叶其琛确实不能被牵累,众人便只能放过这个只有八岁的孩子。

    不过韩立娟还是长了个心眼,把这件事和苏皓青回禀了一下,苏皓青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苏皓青这些时日以来,一直听到小外甥心声里说什么叶其琛是重生而来的小男主。

    所以叶承泽说叶其琛教他做的这些事,当然也都是真的。

    只是心声一事,他们没有证据,这个时候也拿这个小男主没办法。

    眼下他做的事也被小斐然各个击破,没有对苏家造成任何伤害,也只能再寻机会对付这个尚未成气侯的小男主。

    苏皓青对韩立娟道:“你就该怎么判怎么判吧!至于叶其琛,我自会找人盯住了。()”

    韩立娟拱手应是,经过几天的归整,叶承泽戴罪立功,瓦解了敬国公三分之一的势力。

    虽然没办法直接惩处敬国公,但这三分之一的势力已是让他伤筋动骨,皇帝又顺势将这三分之一的势力填上了自己的人,终于可以和敬国公正面相抗衡了。

    最后叶承泽被判了流放之罪,连同叶家几十名旁支家仆,全被流放到北疆苦寒之地。

    年轻的男子可充军免罚,女子则为奴为婢,黥面。

    秦婉兮一听自己要被黥面,当即便吓的跪地告饶,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如果被黥面,那她这辈子也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了。

    但是狱卒怎么可能由着她闹,只得把她绑了,在她的脸颊两侧刺上了罪奴等字样的刺青。

    而后随着叶家的家奴一起被罚入人市转卖,黥面的罪奴只能作为下等奴仆,秦婉兮这辈子也不可能再靠着媚术惑人了。

    流放的时候叶承泽才发现,他的外室秦若并未在其中,一问才知道,秦若卷了秦家的家财跑路了。

    可笑的是她并未带走叶承泽的女儿,那个刚出生一个月的小女娃,被一家农户收养,倒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这其中还有一个插曲,秦婉兮作为家眷,可以和被流放的叶承泽等人道别,结果一见面叶承泽就把秦婉兮打成了个猪头。

    如果不是被衙役拦了下来,恐怕秦婉兮就要被他给打死了。

    曾经有多好,如今看来就有多丑陋。

    萧蓉看了这些事后,整个人都升华了,她恨不得回去把那个一心一意对待叶承泽的自己给踹死。

    经此一事,她便在五姑娘军中留了下来,皇帝也并未给她恢复公主的身份,只对她道:自己选择的路,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走下去。如今你的结局不算差,跟着韩将军建功立业吧!?”

    萧蓉没有怨言,这些都是她应得的,总好过跟着叶承泽流放。

    这件事彻底处理好,就已经入了夏,叶斐然可以到处跑了。

    至此,敬国公与苏家军分庭抗礼,竟然进入了一个难得的平衡状态,大家好像都有了某种默契,谁都没有打破这个平

    ()

    衡。

    就这样互不干涉的过了好几年,直到叶斐然七岁那年,一直没有动静的敬国公一党,才终于有了想要复兴的苗头。

    一岁到七岁,是叶斐然过的最舒服的六年,他不需要再为苏家人的安危而担忧,苏皓青也升至了一品护国大将军的头衔。

    当初叶承泽出事,苏皓云本来想去带着叶斐然问问他到底什么感受。

    但最终苏皓云也没去,她觉得叶承泽不值得,本来那十年就是走错的十年,她又何必去反复回味。

    她想,如果没有叶承泽,说不定自己会在军中成为一名像韩立娟那样的女将军。

    可能会和苏家军的其中一名将军在战场结识,最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但这一切都是可能,她看着一岁就已经出落的十分漂亮的儿子,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就是最完美的生活。

    她始终觉得,叶斐然就是冲着她自己来的,和叶承泽没有任何关系。

    否则叶斐然也不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她这边,从来没叫过叶承泽一声爹爹,只会叫他渣爹。

    六年后,六皇子已经十三岁,长成了一名英武俊硕的少年。

    十三岁的萧琮已经和苏予澜一样高了,看的苏予澜每次见到他都忍不住问一句:“吃什么长大的?”

    更可气的是,萧琮每次见到他都要恭恭敬敬的行上一个礼,再叫一声:“皇婶。”

    苏予澜心想你们皇家一个个的都有毛病,从前是谁大表哥长大表哥短的叫,如今怎么就皇婶了?

    而且那孩子叫皇婶的时候叫的十分有礼且正经,让他感觉不到任何的冒犯和调侃,仿佛对他来说,皇婶就是一个简单的称呼而已。

    以至于苏予澜根本发不起脾气来,憋半天也只能说一句:“都是自家人,以后不用这么客气。”

    最可气的是苏予汐,这臭小子就过分多了,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一脸郁闷的喊:“舅父好。”

    苏予澜心想我是你大哥,你特么叫我舅父是几个意思?

    好在他也只有偶尔才郁闷一下,多数情况下还是乖乖叫大哥的。

    叶斐然则成了大家的开心果,不论谁见了都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有好吃的好玩的全想着他。

    只是这孩子战斗力反倒是不如婴幼儿时期了,如今他七岁,长的却比普通七岁小孩子瘦小了些。

    果然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

    而且人人见了叶斐然都说:“咱家小少爷怎么长的跟个大小姐似的?男生女相,这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啊!”

    不论谁提起这个茬儿,叶斐然都气的伸爪子想挠人。

    这个时候六皇子就会跑出来打圆场:“谁说我们斐儿是大小姐,他分明长的十分英俊,男儿气概十足!”

    叶斐然跟着重重的点头:“就是就是!”

    他那认真又纠结的小模样,总是逗的众人捧腹大笑。

    这样自在又快活的日子,叶斐然简直太享受了,非常感谢苏家众人给他带来的美好时光。

    只是快活的日子并不是永无尽头的,相安无事的几年里,称病的皇后和深居浅出的柳贵人是一直埋在后宫的大雷。

    说起来倒是奇怪,皇后在这些年里并未作妖,柳贵人竟也丝毫存在感都没有。

    在众人的监视之下,这俩人商量好了一般,做起了后宫的笼中鸟,一点动作都没有。

    只有苏皓青和六皇子知道,她们的一举一动,全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只是她们成了暗棋,作乖顺状让皇帝放松对她们的警惕,毕竟是自己的女人,仁慈的皇帝不会对她们过于苛刻。

    这个世界上不是人人都是叶承泽,更何况今上,只要还有一线机会,他就不会对人赶尽杀绝。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