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2、第 2 章

2、第 2 章

目录

    本来还报有一线希望的叶夫人终于彻底绝了念想,她颤抖着看着药单上的药名,果然在养身发汗的红糖姜茶下面看到了赤红的孔雀胆三个字。

    姬先生写药方十分慎重,向来把有毒性的药物用红字标注。

    孔雀胆可是剧毒,秦婉兮她是怎么敢的?

    提起秦婉兮,叶夫人又想到一件事,六年前,这秦氏似乎小产过。

    当时她正到了议亲的年纪,却不知因何珠胎暗结,问了半天只说是一名落魄书生的。

    两人情投意合,便行了苟且之事,谁料书生是个不负责的,见她有孕便消失不见了。

    叶夫人知道这件事不能被外人知道,便悄悄请了姬先生来,开了堕胎药。

    还安慰她:“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你保守好秘密,让姬先生为你重塑女儿身,你未来夫婿也不会知道的。”

    她一心一意的为她着想,她却想害她性命。

    当年她全家落难被流放,是她哭着前来投奔,她也是念着闺中情谊,这才收留了她。

    哪知她存了这样的心思,这何止是忘恩负义,简直猪狗不如!

    如今想来,当年她定是未喝下堕胎药,而是借着散心消遣的名义,悄悄去了江临,把孩子生下来了。

    而叶承泽的的祖宅就在江临,敢情在这么早的时候,他们的孩子便认祖归宗了吗?

    那他又是凭什么,不让她生下孩子?

    是为了让她早点死了,好给他的心上人让位吗?

    倚翠已经泣不成声,边哭边道:“夫人,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舅老爷?”

    叶夫人摆手:“大哥为了西南匪患已经操劳的夜不能寐了,你且把这件事压下,除了你我依红三人,万万不可再让任何人知晓。”

    倚翠缓缓点头,深深的为夫人不值。

    她可是大将军嫡女,老夫人更是陛下亲封的一品诰命,哪怕大将军不在了,余威却仍存,他是怎么有胆做这些的?

    此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夫人,堂少爷来探望夫人和小少爷。”

    若是在往日,叶夫人听到叶其琛的名字定会眉开眼笑。

    她婚后九年膝下无子,是真心把叶其琛当亲生儿子来养的,自他两岁那年来府上,整整三年的饮食起居,她都事无巨细无一不足。

    娘家送来了什么稀罕吃食,也都先紧着这个侄儿。

    当时便想着,若是她这辈子真的无所出,能把这孩子认养到名下也不错。

    当年这孩子便是失了双亲,才被叶老爷抱回来的,说是给她做个伴儿。

    如今得知他竟是叶承泽的亲生儿子,她瞬间比吃了几万吃死苍蝇还恶心。

    杀人不过头点地,把这么个玩意儿送到自己身边养,是故意恶心我呢吧?

    倚翠还不知道这件事,她询问道:“夫人,让堂少爷进来吗?”

    叶夫人刚要回答,又听到了襁褓内小婴儿的碎碎念:“这叶其琛的亲娘就是娘亲的表妹,表妹假装情伤不肯出嫁,其实就是想守在叶其琛的身边。渣爹把他养在身边为的也是为着将来让他继承叶家祖业,怕是眼下已经开始为他铺路了吧?谁让叶其琛是个六岁就名满京华的神童呢……”

    叶夫人听完,当即冷哼一声:“不必,以后也不必再让他来了。”

    倚翠点头,便去门外打发了叶其琛。

    谁料叶其琛气性还挺大,在门外大声道:“婶娘果然有了亲儿子就不要琛儿了,也是,琛儿本就不是婶娘亲生的,为婶娘不喜也是正常。”

    门外守着的乳母劝道:“堂少爷这么说可就伤了夫人的心了,夫人只是刚刚生产完身子虚弱不宜见你。再说产房阴气重,堂少爷是男孩子,阳气会冲撞了夫人的。”

    叶琪琛道:“是这样吗?罢了,婶娘好好养身子,琛儿改日再来探访。”

    听到对话的叶斐然的内心一阵冷笑,这叶琪琛才六岁,说话却老成的像二十六岁。

    实际他也的确是二十六岁,这是原著里的男主,重生而来。

    所以才会有异于常人的才华,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也自会给叶承泽支一些必能走通的招,所以叶琪琛十分看重这个儿子。

    相反原著里的叶斐然,自小生的病弱黑瘦,看着就不讨喜。

    再加上他常年生病,书也读不进去,到了六岁仍未启蒙。

    他的差,相得益彰的衬托了叶琪琛的好,有了这个对照组,叶承泽更加重视这个儿子了,直接忽视掉了叶斐然。

    如果不是表哥表姐们常来探望,还时不时的接去小住,叶斐然还不知道被挤竞成什么样。

    日头西落时,叶承泽终于回来了。

    他一进产房便朝着叶夫人告罪:“夫人,是我错了。今日有一桩紧急公务须得我亲自去处理,没能赶回来陪着夫人生产,为夫这便向你赔罪。”

    说着他恭恭敬敬的朝叶夫人一揖,又人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放到了叶斐然的襁褓旁,说道:“这是我叶家祖传的玉佩,就等着斐儿出生交给他了。如今你我终于有了第一个孩子,为夫定会悉心教导他。”

    叶斐然哼哼唧唧:“这块是他在路边店铺里随便买的,祖传的戴在叶其琛身上了。”

    叶夫人一口气梗在喉咙里,却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老爷说的是,这可是你们叶家根正苗红的嫡长子,一块玉佩就打发了吗?”

    叶承泽官至四品,虽然官职不显,但他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

    叶家本就是商户出身,若非求娶了大将军的嫡女,也不会在官场混的风声水起。

    可惜苏家没落了,大将军唯一的儿子只得了个从三品的武将,再不负大将军一品大员的威风。

    但刚成婚那几年,叶承泽可是吃尽了叶家红利。

    因他是读书人出身,叶大将军最喜读书人,卯足了劲儿的给他铺路,硬生生扶他步上了一条青云路。

    想想那些年,她与叶承泽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谁能想到,那人却背着她与秦婉兮搞到了一起?

    这九年的婚姻,如今想来真是天大的笑话。

    不过叶承泽倒也不见得多爱秦婉兮,不过是秦婉兮比她好操控,头顶上没有将军府压着,也没有身为皇太妃的姑姑三不五时的来说教。

    他爱的也不过是他自己,还有叶其琛这个六岁就名满京华的儿子吧?

    旁边叶承泽似有犹豫,叶夫人又适时道:“今日苏太妃也递了贺礼过来,宫里的张姑姑还说太妃会亲自过来给斐儿过满月。夫君,咱们的儿子如此受老太妃看重,说是找皇上求了恩赐。夫君若是不上心,可就叫外人看了笑话了。”

    叶承泽点了点头:“夫人说的是,这样吧!城南的钱庄日进斗金,明日便让金管家记到斐儿的名下。左右是咱们叶家的儿子,以后叶家整个家业都是斐儿的,也不急于这一时。”

    叶斐然的吐槽声又传来:“呵呵,那是不急于这一时,城南三间钱庄,有两间他都打算给叶其琛。”

    叶夫人气的几欲吐血,内心冷哼一声,又道:“夫君说的是,能给斐儿这三间钱庄,也算是没有下了我们叶家的脸。”

    叶承泽肉疼的看向叶夫人,心想我原本只打算给一间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三间了?

    不对,夫人是怎么知道我在城南有三间钱庄的?

    叶夫人看着他,问道:“怎么?夫君是不舍得吗?”

    叶承泽讪讪答:“舍得,怎能不舍得?我们的斐儿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未来也会执掌叶家所有家业,提前给了他,也能让他自小便有所历练。”

    叶斐然开始在他的吃瓜系统中扒拉,扒拉了半天终于惊喜一声:“哇啊啊,这三间钱庄每月有三万两白银的进账!娘亲好厉害,这一下子就给我撕了三万两!”

    叶夫人满意了,既然对这个男人已经失望,不如就多从他身上拿些钱吧!

    他日和离,她也有能力养育幼子。

    看着身边熟睡的幼子,叶夫人也仿佛有了精神寄托,喝了一碗参汤后,终于睡了下去。

    第二日,倚翠又带来了新消息:“夫人让我查的我都查过了,表小姐的确和老爷购置了外宅。老爷每月会去十几次,都是为了和表小姐……苟且……”

    许是昨日的刺激过了头,叶夫人不论听到什么消息都淡定了。

    只是在吃穿用度上格外上了心,不再用叶府上的人,而是用她从娘家带来的。

    秦婉兮在叶府待了七年,叶夫人也信任她,让她帮着一起管家,想必也有自己的纵容,才使得她越发有恃无恐吧?

    叶夫人难以想象,若是自己死了,以后自己的孩子该怎么活,他还有活路吗?

    为了叶夫人这个位置,秦婉兮就敢给她下孔雀胆,更何况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

    襁褓里的小婴儿伸了个懒腰,一夜安睡,醒来被乳母抱去喝了奶,谁料小家伙却一口不喝。

    没办法,叶斐然还是接受不了他二十岁的灵魂吃人奶,便自己在商城里兑换了一瓶婴儿配方奶粉。

    昨天苦哈哈吃了一天的瓜吃来的三个瓜币,一瓶奶就没了。

    也不知道系统做了什么调整,他被抱去喂奶的时候会自动调整为奶瓶,这一点倒是还挺人性化的。

    吃完奶,叶斐然打了个奶嗝,伸了个懒腰又开始扒拉新瓜。

    果然又有新瓜到账,他读着题目声如洪钟:“什么?大表姐议亲,是何家的嫡长子。看似温文儒雅,实际上有家暴倾向。表姐出嫁一年就被虐待至死……啊这这这这……”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