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3、第 3 章

3、第 3 章

目录

    刚恢复了些许血色的叶夫人又跟着操上了心,她皱眉问旁边的倚翠:“大嫂近日可是要给黛滢议亲?”

    倚翠点头:“是,说是就要过三书了,这几日就要下聘。定下的是何家大公子,与咱们苏家很是门当户对呢。”

    先不说何家是朝中正三品的户部左侍郎,这何大公子也是乡试的解元,进士二甲第十七。

    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在京中颇有些才俊之名。

    如果不看别的,单单是这些条件,对于如今的将军府来说,这桩婚事是一等一的好。

    怀中婴儿的心声又传来:“不得了不得了,何家大公子癖好特殊,喜欢打人只是其一。他竟还……啊啊啊真是羞死人了,死在他房中的侍妾已有三名,其中一名还是快意楼的头牌……”

    叶夫人若有所思,对倚翠说道:“翠儿,你去和大嫂说,就说我也想相看看看黛滢的夫婿,明日便设个小小家宴,请他们过来热闹热闹。”

    倚翠没多问,转身便去办事了。

    叶夫人又叫来了依红,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依红也领了命去了。

    苏黛滢是叶夫人大哥的女儿,是家中嫡长女,苏夫人对长女的婚事很是看重。

    千挑万选,才选中了何侍郎的长子,若是真像叶夫人所听到的那样,那黛滢岂不是羊入虎口?

    不论如何,这件事还是要查清楚的。

    通过前几次听了儿子心声后所判定的事实,叶夫人对这心声是深信不疑。

    她是不论如何,也不会让黛滢入这个火坑。

    只是,黛滢是家中嫡女,何家又怎会如此欺辱于她?

    想必这里面,应该也有文章吧?

    第二日,由于叶夫人才刚刚生产第三天,未免劳累,便在暖阁设了小宴。

    苏夫人温婉端庄,生产那日她是在的,一进门便握住了叶夫人的手:“小妹这身子还没好就操心滢儿的事,怎么不好好休息休息再说?一切有我在呢,不会委屈了那丫头的。”

    叶夫和与大嫂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是难得的姑嫂情深,两人从未有过一次争执,苏夫人也是真心实意的为这个小姑着想的。

    好在娘家人给力,叶夫人也才算有了那么一点底气与叶承泽对抗。

    叶夫人轻轻拍了拍苏夫人的手,说道:“滢儿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的婚事,我怎能不亲自把关?”

    这时门房来报:“何夫人带着公子上门了。”

    叶夫人点头:“那便请他们来暖阁坐吧!”

    此时的叶斐然已经躺到了摇篮里,他睁着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想今日好生热闹啊,是什么节庆吗?

    这时,一个娇俏粉嫩的脸颊朝他凑了过来,鹅蛋脸挺翘鼻,眉若远山,唇似丹珠,肤如凝脂,漂亮极了。

    叶斐然的眼睛亮晶晶,心想哪里来的漂亮小姐姐?

    小姐姐手里还拿了个波浪鼓,一边逗他一边说道:“斐然,你是斐然对吗?我是姐姐,是大姐姐。斐然长的真漂亮,等你长大了大姐姐带你去玩儿怎么样?”

    叶斐然了然,原来这位就是他的大表姐,随即又想到了昨天刚刚吃过的瓜。

    【大表姐?就是那个嫁进何家不到一年就被何大虐待至死的大表姐吗?长这么漂亮,何大怎么忍心下手的?那时大姐已经怀有身孕,一尸两命啊……】

    苏黛滢吓的扑通一声把波浪鼓掉到了地上,不远处椅子上坐着的苏夫人责备道:“都要议亲了,怎么还这么不稳重?仔细吓着斐儿。这是怎么了?”

    苏黛滢面如菜色,吞吞吐吐道:“没……没什么……”

    刚刚她是幻听了吗?

    这时何家母子到了,何夫人一进门便大着嗓门儿招呼:“叶家妹妹,你可好些了?我今日给你带了一根百年老山参,专门给你补身子的。”

    叶夫人倚在榻上未动,只招呼道:“何夫人,我身子不便,就不起身招待了,您请坐。”

    她抬头看了一眼何夫人身边相貌堂堂身材魁梧的青年,便问道:“这便是何大公子吧?”

    何夫人立刻把儿子推到了身前,介绍道:“正是犬子,犬子不才,乡试时便得了解元。去年大考,也得了进士二甲,如今在翰林院供职。”

    这话里话外,全是对儿子的赞美,你们苏家攀上何家,那可是烧高香了。

    摇篮里的叶斐然冷笑一声:【呵呵,所有进士都得去翰林院,得瑟什么。】

    众人怔住,都以为自己幻听了,唯有叶夫人一脸淡然,点头道:“嗯,何大公子果然一表人才。就是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是昨夜没睡好吗?”

    何大刚要说话,又被何夫人抢了先:“翰林院的韩大学士十分器重他,给他分派了编修的要职。昊儿也是兢兢业业,忙碌到了后半夜才歇下呢。”

    苏夫人的眼中满是欣赏:“何大公子果然大有可为,好男儿的确要以事业为重。”

    结果下一秒又被一个吐槽的声音戳穿:【他自己没嘴吗?自己不会说?真是个妈宝男。再说他那哪是忙工作啊,分明是在快意楼和新晋头牌贴身肉搏了一个晚上,脸色能好看才怪呢。】

    何夫人猛的一拍桌子,气的骂道:“谁在那里胡说八道?我儿向来洁身自好,怎么可能会去快意楼那种腌臜之地?”

    苏夫人和苏黛滢脸色开始变的微妙起来,尤其是苏黛滢,一想到自己一尸两命的结局就害怕的不行。

    可她私下里接触过两次何大公子,他温柔体贴又善解人意,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啊?

    其实,她早前便已对何大公子颇有欣赏,近日议亲更是对对方芳心暗许,忍不住还想为他争辩几句:“许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是不是误会,把那快意楼的老鸨子叫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何大终于开始为自己辩解了,他上前看着苏黛滢道:“滢娘,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去快意楼。不信你可以问府上的丫鬟,我昨夜一整夜都在修缮前朝孤本典籍,怎么可能有时间出去寻花问柳?”

    苏黛滢脸色微红,少女心初动的她,多少有些恋爱脑了。

    叶夫人的心里却早有盘算,开口道:“巧了,斐儿满月要唱几天堂会,刚好冯妈妈就在我府上。倚翠,你去把冯妈妈请来。”

    何家母子一听真的要当堂对峙,当即脸色就不好看,尤其是何夫人,阴沉着脸说道:“叶夫人真是好大的威风,若是你们无意与我苏家结亲,大可退亲便是,何必大张旗鼓的羞辱于我儿。我儿的才名,在京城那可是有口皆碑的。一盆子脏水泼过来,咱们苏家,可是招架不住。”

    【嗯,是招架不住。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如果不是何夫人不能生,又怎么可能纵容自家老爷玩的花,昨日才刚抬进府一名十六岁小妾。这不是亲生的儿子养起来就是不顺手啊!打不得骂不得,闯了祸还得给他擦屁股……】

    何夫人脸色一绿,心想到底是谁在那里胡说八道乱嚼舌根子?

    说话间,冯妈妈便被带了进来,涂脂抹粉徐娘半老的老鸨一进来就朝叶夫人行了个礼:“不知夫人找奴过来是有何事?”

    叶夫人清了清嗓子,问道:“我问你一事,你从实回答。”

    这毕竟是正四品官员的娘子,老鸨当然毕恭毕敬,点头哈腰道:“不敢,不敢,奴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夫人问:“听说你坊里有个花魁叫绿腰?”

    一听绿腰这个名字,老鸨的脸色瞬间变了变,吞吞吐吐道:“是……是有个叫绿腰的……”

    叶夫人又问:“那不知这绿腰去了何处啊?”

    老鸨脸色忽明忽暗,只道:“她月前已经被一家大户人家的公子赎了身,”

    叶夫人瞥了何氏母子一眼,问道:“哦……那是被谁赎了去呢?”

    何公子终于坐不住了,起身指着老鸨的脸道:“你若敢信口雌黄,看老子砸不砸了你的招牌!”

    【哦嚯,暴露本性了?这就对了嘛,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有火就发出来。】

    苏黛滢吓的后退一步,心想这何公子为何与平日判若两人?

    【你打人的时候可比现在真实多了,你家后山那片小树林里那三个亡魂晚上真的不会去找你吗?】

    听到这里,老鸨嗷呜一嗓子哭了出来:“我那苦命的女儿啊!是你,是何昊安,你把她赎了去却不善待她。她被打的鼻青脸肿跑回来找我,是我胆小没用啊,不敢强留她。谁料第二天就传来了她的死讯,我那可怜的女儿才十九岁啊!你为了瞒住这件事,给了我一百两银票。现如今这银票我分文未动,全都退还给你。就算我快意楼是风尘之地,赚的也是干干净净的钱!”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百两银票,塞回了何昊安的手上。

    何昊安却还在企图争辩,嘴硬道:“不是这样的,滢娘,事情不是她说的这样。这件事我没做过,我真的没做过!”

    【做没做过,去你家后山的竹林里挖一挖不就知道了,三具尸体呢,啧啧啧~】

    这时,一行衙役浩浩荡荡的从屏风后面闯了进来,为首的大理寺卿一脸的兴奋,心想这瓜吃的还真是精彩。

    出来前还在和师爷讨论:“原来何大公子不是何夫人亲生的?她怎么能忍的啊?唉,替别人养孩子真是不值。”

    说完朝着何昊安大手一挥:“何昊安牵涉命案,给我带走!”

    没错,这大理寺卿正是叶夫人让依红请来等着的。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