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13、第 13 章

13、第 13 章

目录

    叶夫人的唇角直抽搐,心相这臭崽子吃自家瓜吃的倒是挺欢乐。

    不过相较于初初听到崽崽心声的时候,叶夫人已经淡定多了,本来她对感情一事就是淡淡的。

    当初叶承泽朝她展开了猛烈的追求,她也不过是见他知书达礼又不像京中那些纨绔那样看中她大将军之女的身份。

    可即便她答应了叶承泽的追求,对他也一直淡而疏远,端庄持重。

    就连最初感情最好的时候,她也不过与对方谈谈战场风貌,边关风土。

    所以在事发的时候,叶夫人的心并未多么的疼,只是寒了而已。

    饶是这个心寒,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她转头对老太妃笑了笑,说道:“姑母,今夜不如您就不回洛王府了,我留您一夜可好?”

    苏老太妃心里明白,这些时日云儿一次消息都没给她,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她也难得过来一趟,便点头道:“那自是要留一夜的,咱们娘儿俩许久未见,那不得好好亲热亲热。”

    依红和倚翠此时也来回报:“夫人,堂会已经准备好了,各位夫人们也已经入席,您和老太妃可以过去了。”

    叶斐然的耳朵支棱着,一听有堂会,当即开始兴奋的嚷嚷:“啊啊啊竟然有堂会,我还没见识过堂会呢,好想跟着去凑热闹哇!”

    叶夫人听到他的碎碎念,无奈起身去里间将他抱了起来:“睡了一下午了,不如跟着娘亲去看堂会吧!”

    叶斐然内心欢呼:“好耶~娘亲万岁,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块宝。”

    京城贵妇贵女们此时都坐到了戏台子前面,正等着老太妃去点戏呢。

    她们今日算是来着了,私底下虽然不好讨论,但心里都是吃到瓜后的满足感。

    唯有两位一品大员的夫人在小声的交谈着,其中太师夫人颇有对夏家千金的惋惜:“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除子性子倔了些,倒也没别的毛病。怪只怪那南宫家的小子,剽窃别人的诗作去哄骗夏小姐,真是不应该。”

    丞相夫人也跟着附和了一句:“确实,只是女子当守礼,若不守礼,做出了行差踏错之事,那这辈子可就毁了。”

    刚好听到这些话的叶斐然十分不认同,在心里反驳道:【呵,明明是南宫大强的错,古代对女子真是苛刻。夏小姐的确有错,她错在看错了人许错了心。谈个恋爱而已,就被打上了这样的标签,对女人也太不公平了。】

    听到这心声的叶夫人对儿子瞬间更加刮目相看,这世道本就不容许女子犯错,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可以娶妾□□养外室,却不容许女子与心仪的男子互生情愫,只能尊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从这个环境里长起来的时候不觉得,如今儿子一句话瞬间点醒了她,这的确不公平。

    众贵妇贵女们见苏老太妃到了,便纷纷闭了嘴。

    按理来说,一个从三品官员嫡子做满月宴,是不可能有这么多一二品大员的夫人前来道贺的。

    谁让苏家苏老将军积威尚存,还有苏老太妃在那儿顶着,全都是看了苏家人的面子。

    老太妃拿起戏折子,左右为难道:“我许久不听戏了,大家有什么想听的吗?”

    旁边有夫人建议:“不如点一曲《大西厢》吧?”

    《西厢记》又名《莺莺传》,古代落魄书生与富家千金的爱情故事。

    叶斐然嗤笑一声:【刚刚夏小姐的事是还没让你们长记性是吧?这种话本儿都是男人写的,基本都是意淫自己被富家千金非君不嫁。他可曾考虑过莺莺小姐的声誉?说白了,就是个自私自利,想高攀豪门的屌丝男罢了。】

    在场的众人都听到了这小声的碎碎念,尤其苏老太妃和叶夫人听的最清楚。

    随即苏老太妃笑道:“《大西厢》就算了,我看就来一曲《穆桂英》吧!”

    这本书写的虽然是架空,但是作者懒得设定新东西,把大宁朝设定为和明朝差不多的历史阶段。

    所以明之前的东西,大宁朝都有。

    随着锣鼓点儿的响起,一身英武装扮的穆桂英登场了。

    满身彩衣的刀马旦耍得一手好花枪,看的叶夫人和苏老太妃都入了神。

    这两人都是将门之女,少女时期都是跟着父兄征战疆场的。

    一个为了笼络大将被选入宫中,一个则不得不接受女子最终的归宿嫁为人妻,可谓让人唏嘘。

    台上的刀马旦连翻了十几个空翻,苏老太妃和叶夫人顿时发出一声喝彩:“好!赏!”

    众夫人也跟着看的入了迷,纷纷讨论了起来:“你说杨门女子为何就比一般女子强那么多?她们能上战场能杀敌,还能让金兵闻风丧胆。凭什么我们就要被拘在后宅里啊?”

    丞相夫人轻笑:“谁说只有杨门女子如此?你们忘了咱们老太妃当年一人镇守五姑娘关了?那可是连太上皇提起来都要竖大拇指的。”

    五姑娘关之所以叫五姑娘关,也是因为苏老太妃带着四名侍女拦在了上万兵马之前,用计策给大军的到来争取了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还打的对方的大将哭爹喊娘。

    当初太上皇选苏老太妃入宫,为的也不光是笼络苏大将军,更多的是想找个靠谱的人为他管理后宫。

    苏老太妃做到了,不但把太上皇亲自选的太子推上高位,更是在功成身退后深藏身与名,可谓高风亮节。

    就是她身退之时朝野清明,而如今,水又浑了。

    就在众人看的起劲之时,一名丫鬟匆忙跑来回报:“夫人,户部尚书大人有急事找老爷,奴婢跑了好几个院子都找不到,您知道老爷去哪儿了吗?”

    叶夫人勾起唇角,宝贝儿子的心声此时也传来:【哦嚯,真正的好戏要开锣了!】

    苏老太妃伴着锣鼓点儿佯装生气道:“真是胡闹,这么大的日子,放着一堆大人们在前院儿,他却不见人影!”

    叶夫人还在温声劝慰着:“姑母别生气,依红倚翠,你们快去找找,别让尚书大人等着急了。”

    依红和倚翠领去去了,叶斐然又开始的好奇的扒拉瓜吃:【哇,表妹好手段,原来渣爹被他一碗春x药灌下去,已经在她房间里待了半个时辰了。咿惹,也不怕x尽人亡。】

    叶夫人听罢胃里隐隐作呕,秦婉兮啊秦婉兮,你还知道什么叫廉耻吗?

    最可恨的是叶承泽,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心里没数吗?

    明知那秦婉兮心有不轨,还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借用洛亲王的一句话,这种人就该切了才能老实!

    叶斐然还在吃瓜:【哪有什么户部尚书找,人家户部尚书正在和洛亲王喝酒呢。那丫鬟诓你呢,为的就是让你去找人,然后发现他们的真相。】

    叶夫人却不着急了,她不着急,自然会有人着急。

    如叶夫人所料,秦婉兮的确急的不行,她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叶夫人前来。

    她已经留了叶承泽一个时辰,如果再留下去,怕是叶承泽也要起疑了。

    看着茶壶里冷了的参茶,秦婉兮把心一横,又给叶承泽倒了一杯。

    叶承泽也是奇了怪了,今日他真是不同往时,怎么龙精虎猛的?

    殊不知那药甚是虎狼,这龙精虎猛,是以透支身体为代价换来的。

    依红和倚翠又装模作样找了半个时辰,直到夫人差人给她们递消息,依红和倚翠才终于大张旗鼓的冲进了戏园子里,一脸焦急的跪到了叶夫人的面前。

    叶夫人不慌不忙,问道:“当着那么多贵人的面儿,你们俩慌里慌张的,成何体统?”

    依红焦急道:“夫……夫人,大……大事不好了……”

    叶夫人气道:“闭嘴,大喜的日子,什么大事不好了?不许说如此不吉利的话。”

    依红一副快急哭了的模样,叶夫人又看向倚翠,说道:“倚翠,你说,真是不顶用的死丫头。”

    倚翠看上去倒是颇为镇定,只是气的直跺脚:“老爷进了表小姐院子快一个时辰了,表小姐的房门紧闭,这一个时辰老爷都不曾出来过。”

    听完倚翠的话,众夫人们的眼睛又绿了,仿佛饿狼见了肉一般。

    叶夫人则猛然站起身来,问道:“什么?竟有此事?”

    方才一直在偏院照顾女儿的夏夫人此时竟也跑来凑起了热闹,她内心冷笑一声,心想让你看我笑话,今日咱倒是要瞧瞧,谁家的笑话更大一些。

    其余夫人则皆是一副喜闻乐见,心想一天之内两台戏,叶家这趟来的真是值啊!

    叶夫人也顾不得当着众人的面儿了,直接起身便朝秦婉兮的院子走去。

    吃瓜的机会如此难得,众夫人怎么可能错过,于是浩浩荡荡一群人,也都跟着去了。

    秦婉兮怕是没想到,叶夫人竟然能做的那么绝,带着一行十几二十名京中贵妇贵女们去她院子里捉奸。

    房门再次被洛亲王踹开,秦婉兮看到那么多人时脸都绿了,毕竟她和叶承泽此时都不好看。

    尤其是叶承泽,她刚刚没把握好药量,下的有些猛了,叶承泽就像只发情的公狗一般往她身上贴。

    洛亲王脸上的表情也精彩极了,心想我今天是跟踹门杠上了是吧?

    叶夫人则把戏做到了极致,当着众夫人小姐的面儿,直直上前走到了秦婉兮的面前,扬起巴掌就给了她一个十足响亮的耳光。

    啪的一声,直接把秦婉兮给打的眼冒金星。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