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第 113 章

第 113 章

目录

    六皇子抱住他,在他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说道:“斐儿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人拿走你的小牛牛的。www.mubeige.com就算你要入宫,也会像现在一样,不会受到半点伤害。”

    如果他连叶斐然都护不住,那他这个皇帝当的还有什么意思?

    这几日京城因为立太子之事造成了不小的风波,四方蛰伏的势力也突然冒了出来。

    皇帝几次在朝堂之上将这件事提出来,敬国公那里却次次三缄其口。

    最后一次提及,他竟然说了一句:“我觉得小皇子钟灵聪慧,皇上不妨考虑考虑他?”

    十三皇子萧映,才刚刚六岁,好不容易在良妃娘娘的悉心呵护下长大,因为体弱多病,到如今都不敢吹风受寒。

    皇帝啪的一声摔了奏折,怒指敬国公道:“你是在跟朕说笑的吗?”

    敬国公不敢言语了,文武百官也悻悻的退了朝。

    下朝后王祯问他爹:“父亲,您又何必故意激怒皇上啊?”

    敬国公冷笑道:“我是看四皇子太不识好歹了,我亲自给余贵妃写了那么多封信,她却一个字也不曾回。把四皇子掬在身边能有什么出息?他二十岁了,正是抢夺皇位的最好时机。余贵妃这个妇人,愚昧短视,真是后悔让她入了宫。”

    王祯想了想道:“或许是当年的事,她仍然有些耿耿于怀?要不,让皇后娘娘亲自去请?”

    敬国公又冷哼了一声:“你妹妹的性格你又不是不了解,她怎么可能纡尊降贵去请她!”

    就在这件事陷入胶着之时,却传来了四皇子回京的消息。

    立太子之事,也在这个时候进入了白热化,有不少人都在传,皇上定是决定要把皇位传给四皇子了,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召他回来。

    谁料四皇子一回来却并未入宫觐见皇帝,而是直奔了苏府,先去悄悄见了苏予汐。

    自从他自请去行宫陪伴母妃,四皇子和苏予汐也有数年没见了。

    两人一见面,竟恍惚了一下,苏予汐看着眼前已经长成清俊青年的四皇子,半天才缓过神来,说道:“四王爷,好久不见。”

    四皇子对他笑了笑,开口道:“好久不见,予汐,你又结实了不少。”

    苏予汐不好意思的垂眸,接着抬起手来,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开口道:“我现在已经是四品宣威将军了,去年上阵杀敌四百,皇上亲手下了召令。”

    四皇子点了点头:“我知道,虽然我人不在京中,却一直有京中传来的消息。我很是为你高兴,你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报负。”

    苏予汐抬头看了一眼四皇子,更加不好意思了,小声道:“我……总觉得对不起你,当年……”

    四皇子却打断了他的话:“当年的事,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的离开,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这些年,我游遍了大宁的每个角落。名山大川,村落街角,心境早已不同往日了。我见到了你口中所说的大漠孤烟直,也看到了我向往的一江烟水照晴岚,体验过

    独钓寒江雪的落寞,也曾千里走单骑,只为打一壶黄滕酒。而我也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做这些,都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军在守护大宁的每一寸土地。”

    苏予汐抬眼看着春景下的四皇子,点头道:“真好,这么多美景,你看到了就是我看到了。”

    四皇子道:“收到信的时候我正在扬州瘦西湖泛舟,但我没有耽搁,快马加鞭便回来了。我走的时候曾经说过,只要是你叫我回来,不论我身在天涯海角,一定第一时间赶回来。”

    苏予汐嗯了一声,应道:“我知道,真的很抱歉,打扰了你游山玩水的雅兴。”

    四皇子摇头:“没关系的……”

    山水哪及你十之一二。

    但他不能说,他这份爱太热烈,苏予汐可能无法回应他。

    他去游山玩水的本意也是想让自己这份过于炙热的情感冲淡一些,谁料走得越远,对他的思念越盛。

    回来的路上一直在反复的想象与他重逢的画面,还准备了一大堆的话语,最后却只化成了四个简单的字:好久不见。

    苏予汐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该优柔寡断,便问道:“你来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吧?”

    四皇子摇头道:“没有,我的人直接回了恒王府,我是走我们经常走的那条小路过来的。”

    苏予汐点头,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那么出了这道门,你我便要站在对立面了。”

    四皇子笑了笑,开口道:“当然,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啊!”

    苏予汐也笑了笑:“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今后没有我在身边,你……万事自己小心。”

    四皇子应道:“安心吧!我身边有几千名亲卫,就算遇到危险,也有十几名死士相护,予汐你再也不用为我担心了。”

    两个四年没见的故人,重新再见时却只剩下了寥寥数语。

    四皇子离开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小雨,正如这京城欲来的风雨一般,拉开了冰山一角的帷幕。

    皇宫里,永宁宫,柳贵人打着油纸伞走了进来。

    皇后这七年肉眼可见的苍老了,两鬓已经有了斑驳的白发。

    她怀里抱着一只白色波斯猫,百无聊赖的抚弄着它的毛发,一见柳贵人进来了便问道:“下着雨过来,看来是有重要的事?”

    柳贵人朝皇后行了个礼,回答道:“回皇后娘娘,四皇子回京了,皇上正在召见他。”

    皇后抚弄白猫的手顿了顿,冷哼一声道:“他这个时候倒是知道回来了,看来眼里也不是完全没把太子之位放到心上啊!”

    柳贵人陪着笑道:“四王爷也是凡人,谁能不对那万人之上的位置觊觎呢?娘娘您看看要不要宣四皇子过来一趟?以后你们可是要做母子的,彼此间也别太生分了。”

    皇后不是很耐烦道:“他一去就是四年,连只言片语都不曾朝我这母后问过,想不生分也难吧?”

    柳贵人劝道:“娘娘您何必管那么多?

    只要他能为敬国公府所用,以后还不是任由您搓圆捏扁?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何必让自己心里不痛快?”

    皇后心想也是,她点了点头:“那就等皇上问完话,让他过来一趟吧!不知道余贵妃那里怎么样了,这都七年了,她怎么还没死?”

    柳贵人也很是头疼,心想当年如果不是那些南昭人灭了她的蛊,余贵妃的坟头草都要半米高了。

    为了安抚皇后,她贴近皇后的耳朵道:“娘娘您放心,只要四皇子顺利登上大位,她余贵妃还有机会回京吗?京城一直把持在您的手上,到时候让她去哪儿,还不是您说了算?”

    这七年皇后其实过得并不好,她每天都盼着余贵妃死,甚至不止一次的派人在她身边潜伏,却都不知道被谁给收拾掉了。

    尤其是四年前她打算收四皇子至自己名下时四皇子的决定,更是气得她几乎吐血。

    如今四皇子回来了,她当然明白这孩子服软了。

    她也明白,如今不能拿捏的太死,否则万一那孩子起了反判心理,那可就大为不妙了。

    只要他肯当这个皇帝,日后少不得要仰仗敬国公府,到时候她这个皇太后仍然独霸后宫!

    皇后满意了,说道:“去准备些四皇子爱吃的果子点心,本宫有些体己话要和四皇子说。”

    睡醒了的叶斐然哼哼唧唧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听到门外隐隐约约有人在交谈,仔细一听竟然是六皇子和二表哥。

    苏予汐压低声音道:“不论如何,我和四皇子如今都已经处在对立面,我们俩暂时不会再见面了。”

    六皇子问:“这是他的选择吗?如果是他的选择,那我们也无话可说,只能……让他小心些了。刀剑无眼,万一伤到他,我也只能说一声对不起。”

    苏予汐点了点头:“你放心,他身边自有能人保护。只是眼下,我们的人已经四散到各处,需不需要把他们召回来?”

    六皇子摇了摇头:“让他们自去历练,这次只是个小小危机,不足以把他们调回来。”

    苏予汐十分意外的问道:“夺嫡之争还不是大事?殿下竟称之为小小危机,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

    六皇子轻笑:“于我来说,天大的事就是斐儿没吃饱。至于夺嫡,我说过了,对我来说谁当皇帝都是一样的。只是大宁境内被插入的钉子太多了,如果不给他们一个自爆的机会,他们就会继续在大宁蛰伏下去。”

    刚刚睡醒的叶斐然心里暖暖的,他探头探脑的偷听,又听苏予汐道:“殿下不要这样说,我们追随的永远只会是你。只有我知道您私底下为大宁做了多少事,拿上次北辽大捷来说,分明应该是殿下的军功,却记在了薛贵的头上!哼,薛贵那个废物,勾联北辽不说,还经常不把边疆将士的命当命,打一些作秀的仗,故意给北辽送人头。输三次,赢一次,把北境百姓放到火上烤!”

    苏予汐越说越激动,上次如果不是六皇子看破了薛贵的阴谋,让他悄悄去北辽增援,北境至少要有三座郡城失守。

    其实事情进行到后面,叶斐然的心声已经几乎帮不到他们了。

    叶斐然的心声基本上都围绕着苏家线,与苏家无关的,就得靠他们自己去攻略。

    六皇子的表现,属实让苏予汐佩服,跟着他时间越长,越觉得他是帝王的不二人选。

    六皇子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垂首就看到一个探头探脑的小脑瓜,有个小崽子正光明正大的躲在门口偷听。!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