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9、第 9 章

9、第 9 章

目录

    叶承泽此时只想着他的产业,却早已忘了,他能在七年内连跳四级,全是苏家在为自己的女儿铺路。

    苏将军虽然一生清廉,带兵打仗胜者无数,最后也是一副忠骨埋在了疆场。

    叶夫人冷脸看着叶承泽的背影,心想当年若不是苏家,你还真未必能守得住你叶家这份家业。

    当年叶老爷宠爱庶子,你身为嫡子却不被待见,若非有了功名,又娶了大将军的女儿,家产上你还真未必能争得过你那庶弟。

    如今你出息了,成了朝廷命官,便将苏家的恩情全都一脚丢开。

    不,你比那还不堪,你筹划这一切,为的就是利用苏家的关系达成自己的目的。

    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与我长相厮守,既然瞧不上吃软饭得来的功名,又何必强行去吃?

    叶夫人深吸一口气,她也不过是替斐儿,拿回本该属于他的东西而已。

    这也只是趁着叶承泽还没缓过劲儿来,趁着他面对自己时的心虚趁热打铁,否则她还真没这个把握。

    好在这件事情办的足够顺利,许是跟她斗气,或是为了章显他叶家的实力,叶承泽下午便将契书给她送了过来。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就是叶家娘家实力还摆在那里,苏老太妃和洛亲王那可是实打实的皇族,叶家还能算得上一个皇亲国戚。

    他的想法叶夫人也明白,左右斐儿是他叶家的骨血,这些钱财也跑不去外人那里。

    而且叶承泽现在把劲儿都使到官场上,巴不得早点摆脱商户子的名头。

    说起来她这还是做了好事,如果这些东西给了叶其琛,那才是真是肥水流了外人田。

    叶斐然还未满月,就让娘亲在亲爹那里撕来几十万两身价,躺赢的人生也不过如此了。

    就是这几日的瓜吃的乏善可陈,都是些一两个瓜币的小瓜,就连皇宫里也消停的很,看来是天气太冷,眼看着就要入冬,大家都不想搞事。

    好在这些小瓜也足够他养活自己了,一天三瓶配方奶,喝的耳聪明目。

    他一个未满月的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甚至还听到了门房议论秦婉兮和叶承泽的事。

    转眼便来到了叶斐然的满月宴,今日可谓是贵客盈门,莫说是苏老太妃和洛亲王,就连淑妃娘娘都派来了贴身宫女雁书给叶斐然送来了满月贺礼。

    叶斐然的大眼睛滴溜溜转着,女眷们见了他便夸赞:“奇了奇了,叶夫人这九年得一胎,一胎就是人中龙凤。这孩子生的这般好看,将来必成大器。”

    “谁说不是,我们见过那么多刚满月的孩子,叶家小少爷真是所有孩子里最好看的。”

    “瞧瞧咱这大眼睛,他就好像真看懂了似的,哎哟叶夫人真是好福气啊!”

    叶夫人渐渐在一声声的夸赞里迷失了自我,化身成了儿宝妈,心想是啊是啊我这宝贝儿子不光长的好看,还是我们苏家的小贵人呢。

    叶其琛也来看了叶斐然,他时隔一个月,终于肯来见叶夫人了。

    还拿出了他自己写的福字,放到了叶斐然的身边:“婶娘,这是琛儿给小弟弟的满月礼。”

    叶夫人不欲与一个六岁的孩子计较,只道:“琛儿有心了,婶娘替小弟弟谢谢你。”

    叶其琛看上去倒是挺高兴,说道:“婶娘客气了,以后琛儿也会好好疼爱小弟弟的。”

    叶斐然在一旁吐槽:【呵呵,你不害我就烧高香了。你这福字里不会掺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快拿走拿走,我可不想要你的东西。】

    叶夫人看着叶其琛脸上的表情,猜测他定是听不到斐儿的心声。

    不但他听不到,在座的所有女眷们都听不到。

    她猜想,斐儿这个系统,定是有什么机制,因为上次给黛滢退亲的时候分明是大家都听到了的。

    不,也不是所有人都听得到,她身边的依红和倚翠就没听到。

    想到逸尘大师所说的话,叶夫人又安心了几分。

    想必斐儿的系统自有保护他的办法,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倒是瞎操心了。

    叶夫人想了想,吩咐依红:“你去把其琛少爷的字拿去裱起来,哦,姬先生裱字很有一套,你把这字送到姬先生那里吧!”

    依红跟了夫人这么久,自然明白夫人话里的意思,便应声道:“是,奴婢这便去办。”

    叶其琛见叶夫人对自己的字如此上心,脸上也带了笑意,又道:“婶娘,有一个好消息,侄儿近日得了四皇子殿下的赏识,要入宫做他的伴读了。”

    叶斐然的耳朵竖了起来,开始碎碎念:【咦?他这么快就要入宫做伴读了吗?等等,如果我没记错,我好像有个二表哥也一直在宫里做伴读吧?】

    苏将军一共有三个孩子,长女苏黛滢,长子苏予澜,以及次子苏予汐。

    长子苏予澜如今在翰宸书院读书,并未入国子监,那是因为他是翰宸书院大儒宓先生的得意门生。

    要说苏予澜,那可是京中人人交口称赞的才子。

    乡试会试连中二元,就差一个秋闱和殿试了,人人都觉得他会连中三元。

    可惜啊可惜,结果并不如人意,怪只怪有心人故意而为之。

    叶夫人听到儿子的心声后便道:“嗯,这倒是个好消息。刚好,你予汐表哥也在宫中做伴读。你去了,定要好好向表哥学习,不要辜负了皇家的恩泽。”

    叶其琛的脸上虽然仍是谦恭,心中却颇为不屑,心想你们苏家不过是借了祖荫,就凭我的才学,何必向他学习?

    他的想法刚好被叶斐然给吃到:【哦?没想到我这吃瓜系统连小男主的心理活动都能吃到?啊哈哈哈真是好笑,你哪儿来的什么才学啊!你这才学不过是蹉跎三十年下来的积累,这些才学放到三十岁的成年人身上不算什么。但是放到一个六岁的孩子身上,的确惊才绝艳。只不过……】

    叶斐然有些奇怪,这小男主虽说是重生了,倒也不是智商重塑了。

    原著里他人缘极好,所有人都爱他,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就连皇上见了都要夸上几句。

    这说不过去,难不成他身上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因为对他观感好的人,全部都是权力中心的人物,要么就是对他事业有所帮助的。

    他就是靠着这些贵人,一路升级打怪,打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的位置。

    四皇子虽然是所有皇子里才华和人品俱佳的,却因为他对皇位并不感兴趣,更无治世之能,才将一应的朝中大小事务全都交给了男主。

    这也导致后来男主成了权倾朝野之人,更是胁迫皇帝给他封了个异姓王。

    是的,原著里用了胁迫这两个字。

    既然皇帝都能为了他甘心为受,封他个异姓王,还用得着胁迫吗?

    叶斐然这瓜吃的兴致盎然,对未来的瓜线也越来越感兴趣,恨不得顺藤摸瓜把这些瓜全拽出来。

    人生就是该找些乐子,生活才能变的多姿多彩起来。

    叶其琛给叶夫人道完贺便回了自己的偏院,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入宫做伴读,他的唇角就忍不住勾了起来。

    什么叶斐然,什么叶夫人,他们也不过是我人生路上的小角色。

    未来我可是要做大事的,倒也不必把这一时的得失放到心上。

    后院,苏老太妃在洛亲王的搀扶下终于到了,她一见到叶夫人便是慈眉善目的一笑:“云儿啊云儿,你可是想死我了。怪只怪你这表弟,他说什么都不让我过来看你。”

    苏老太妃天生一身贵气,苏大将军的嫡亲妹妹,自是与旁人家的女儿不同,眉宇间尽是飒爽的英武。

    洛亲王倒是一派温文儒雅,他无奈道:“母妃您快别说了,一入秋您老人家便染了风寒。我倒是想让你过来,万一过了病气给小斐然,那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叶夫人有些心疼道:“姑母生病了?怎么也不差人过来说一声?”

    苏老太妃拉着她的手道:“不碍事不碍事,不过是染了点风寒,这不都大好了?就是你表弟他小题大作,也怪我老婆子一把年纪,不中用喽。想当年……”

    洛亲王一听老母亲又要忆往昔,立刻制止道:“母妃,您可打住吧!又要说您那马上和大舅舅征战沙场的老黄历了吧?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孩儿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苏老太妃不悦道:“你瞧瞧你瞧瞧,他还嫌我烦了。”

    叶夫人忍不住轻笑,温声劝慰道:“王爷只是跟您开玩笑呢,您还真往心里去啊?”

    苏老太妃只顾着和叶夫人聊天儿了,却忘了地上还跪了一地的京城贵妇们,便挥手对她们说道:“大家也别拘着了,该坐的坐该说的说。不要因为我在这儿,就觉得不好意思。你们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热闹。”

    叶斐然喝了耳聪目明奶后,外间的动静都听的一清二楚,心想这老太妃还真是好相处,一点儿都没有皇帝贵妃的架子。

    当今皇上孝顺,太后虽不在了,一直把这位老太妃当母亲一般敬爱。

    也是因为皇帝母妃早亡,老太妃几乎亲手将他带大。

    老太妃和洛亲王人是真好,只是……

    【老太妃啊,您的未来儿媳这会儿已经和南宫大强见上面了,你们真不考虑去捉个奸吗?】

    听到这心声的众人皆是一怔,尤其是同样前来参加叶家满月宴的夏夫人,当即脸色便难看了起来。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