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崽崽心声被全家听到后成了团宠 > 19、第 19 章

19、第 19 章

目录

    叶夫人听完叶斐然给他直播的瓜后,整个人都欢乐了起来,连带着秦婉兮来找她请安,她都和颜悦色起来。

    叶夫人真的依她所言,大操大办的把秦婉兮给迎入了府。

    秦婉兮这日来她院子里敬茶,叶夫人本想为难她一下的,可一想到叶府如今已经被她掏成了个空壳子,秦婉兮还带了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弃婴给叶承泽养,她就忍不住的高兴。

    以后叶府可有热闹瞧了,就是还差点火候,叶承泽堂堂从三品大员,只有一个侧室怎么够呢?

    不过暂时叶夫人也只是想想,她这两天有点儿忙,忙着照顾六皇子,给六皇子请郎中。

    第一个请来的自然是姬先生,姬先生虽被称为先生,但她其实是个姑娘,因为忙时做郎中,闲时去农郊的义学里教课,才被人称为姬先生。

    叶夫人看着她紧锁的眉心,便觉得事情可能不简单,果然便听姬先生道:“很奇怪,这孩子的脉相没有任何问题,反而强有力,不似幼童。”

    叶夫人不解:“什么意思?”

    姬先生想了想,说道:“就像……一个成年人的脉相,出现在了一个孩子的身上。若是成年人有此脉相则是健康之兆,还能长寿。但这孩子……过强则衰,如此强有力的脉搏,怕不是一个孩子能承受得起的。”

    叶夫人若有所思,又对姬先生道:“那先生再帮我看看,斐儿的脉相如何?”

    姬先生十分擅长哑科,也就是儿科,给小儿诊病,只能观脉却问不出任何东西,便被戏称为哑科。

    姬先生一指定三观,稍微感受了片刻便知道:“这孩子健康的很,夫人完全不必担心。而且小公子的食欲当是相当好,肠胃不错,发育的也不错。这才不到两个月,抓握便如此有力,夫人养的好。”

    听完姬先生的话,叶夫人的唇角当即扬了起来,转头朝依红示意,依红便取了一大包银子给姬先生。

    姬先生也没有拒绝,她热衷义学,对于病人多给的诊金向来来者不拒,都是为了给农郊的孩子多添置一些教具书籍。

    叶夫人还亲自将姬先生送至府外,房间里便只剩下了叶斐然和六皇子。

    小小的小斐然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六皇子,六皇子也同样歪头好奇的打量着他。

    这时,叶斐然的系统中突然蹦出一句话:【叮,剧情关键人物解锁,六皇子萧琮线已开启。以下是关于六皇子萧琮的所有线索,宿主可以尽情吃瓜啦!】

    叶斐然哦了一声,立刻开始扒拉着吃六皇子的瓜。

    原来这六皇子,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出生的,即使痴傻了,仍然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

    其因当然是亡故的淑贵妃,皇帝与淑妃是真爱,六皇子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

    还有就是,六皇子出生时天有异象,漫天晚霞久久不散,还有七彩异鸟在柔福宫上方盘旋。

    皇帝觉得此子定是上天给他送来的贵子,却也没有明说,只是给取了个有异于所有皇子的名字萧琮。

    六皇子四岁前,就已经能看出与一般孩子的不同之处,先不说读书,单单说习武练剑,小小年纪就耍的有模有样。

    只是四岁那年他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接连高烧半月不退,待到烧终于退了下去,便成了这副痴痴傻傻的模样。

    叶斐然皱眉看着关于他的瓜,气愤道:【这哪是什么病啊,分明是有人下毒!这六皇子这么可爱,才四岁就成了敬国公府夺嫡的牺牲品。皇后王氏和贵妃余氏都是敬国公出身,怎么可能容得下和四皇子萧恒竞争的萧琮?】

    六皇子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仍在无机制的看着他,叶斐然突然就看到了六皇子身上的配饰,除了淑妃娘娘给他的那枚镶嵌有蓝宝石的玉佩外,还有一串佛珠。

    那玉佩自己也有一枚,只不过上面镶嵌的是红宝石,其余制式一模一样。

    叶斐然企图唤醒六皇子,可他现在仍然是个婴儿,怎么可能唤得醒?

    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系统商城里的解毒丹,那个好像是除了致命毒都可以解的!

    叶斐然当即打开系统商城,却被价格吓的差点被口水呛死,要一百八十个吃瓜币,自己累死累活也才攒了不到二百个,这一颗下去就要回到解放前了。

    但他看着迷你版冰美人般的六皇子,又看了看自己的瓜币,又是眼一闭心一恒。

    瓜币这种东西,只要多吃点瓜,迟早都会回来的。

    于是他花掉几乎所有瓜币,给六皇子兑换了一个解毒丹,顺着系统的指引,直接作用到了他身上。

    不得不说系统的解毒丹效果真的好,可惜只是一次性道具,兑换以后就变成了灰色,再也不能兑换了。

    好在六皇子使用了解毒丹后,眼神瞬间清明了好多,只是仍然透着些许迷茫。

    他可能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他的母妃已经死了吧?

    叶斐然在心声里叹了口气:【可惜,我虽然给你解了毒。但会让你神智不清的那串佛珠仍然戴在你身上,它是长期的作用,会一直影响着你。如果不扔掉,重新变的痴痴傻傻只是时间问题。】

    这回,六皇子听清了叶斐然的心声。

    他似在思索,又似在观察,随即突然仿佛冰山融化一般,朝着他勾起一个笑意。

    而后弯身下来,在他脸颊上叭唧亲了一口。

    叶斐然碎碎念的心声瞬间消音,他怔怔的看着亲完就转身离开的六皇子,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直到六皇子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叶斐然才开始兴奋的滋儿哇乱叫:【啊啊他亲我了他亲我了,嘤嘤嘤嘤,冰美人冰山融化竟然这么美!呜呜呜呜他的嘴唇好柔软哇!】

    叶夫人回来的时候,便听到叶斐然的心声里传来一连串的乱码。

    一开始叶夫人还以为儿子受什么刺激了,再一听,儿子好像还挺兴奋?

    仔细一观察,嘶,臭小子怎么耳根子还红了?

    而刚刚回到房间的萧琮,缓缓闭了闭眼睛后,便取下了脖子上的那串佛珠,用一张油纸包了起来。

    又找来一块木头,拿起随身携带的刻刀,照着记忆里的模样雕刻起来。

    六皇子痴傻以后就开始做木雕,淑妃的柔福宫里有许多他雕刻的小木雕,一个个竟十分精美,俨然有栩栩如生之态。

    雁回见六皇子又在做木雕,便没多想,只是将门关好,让他安安静静的待着。

    只是这次六皇子做的木雕却是一小粒一小粒的佛珠,上面雕花精美,竟与他原来脖子上戴的那一串一模一样。

    -

    今日天气晴好,叶夫人心情非常好的在后花园里带着叶斐然晒太阳。

    结果好巧不巧,碰上了刚刚下朝回来的叶承泽。

    叶承泽远远的看了她一眼,眼神里便透了几分冰冷,叶夫人却挺高兴,还对他笑了笑。

    有钱的永远是大爷,现如今叶承泽都要看她眼色行事呢。

    这几日她盘了一下账,她握在手上的这几处商业,每年进账至少七八十万两,不愧是曾经的京城首富商家。

    叶家祖上几代积攒下来的财帛,就这么被叶夫人握在了手里。

    叶承泽似是想到了什么,竟径直朝她走了过来,却没有直视她的眼睛,只是看向别处冷声提醒她:“听说你把六皇子带回府上养了?”

    叶夫人哟了一声,问道:“夫君这风声听的着实慢了些,这都好些天了,怎么才听说?”

    叶承泽知道她如今和自己阴阳怪气,哪怕连表面的夫妻和睦都不愿维持了,只道:“六皇子是淑妃所生,母家式微且痴傻。重点是,他曾威胁到四皇子的地位。你把他带进府上养,不是给我们叶家惹麻烦吗?不过,皇上让你养,你也确实不能抗旨不尊。但我劝你不要太上心,以免敬国公府那边有什么意见。这对你,对叶家都没什么好处。”

    叶夫人嗤笑一声:“六皇子的事,就不劳夫君费心了。倒是夫君,六皇子说什么也是皇上的亲生儿子。你这样在背后议论他,就不怕皇上治你个大不敬之罪吗?”

    叶承泽左右看了无人,没好气儿道:“我这可是为你好!真当替皇上养孩子是多么荣光的事吗?”

    叶夫人本想再与他理论几句,不远处倚翠便匆忙来报:“夫人,传旨的胡公公已经到门口了,您快去接旨吧!”

    叶承泽疑惑的问依红:“确定只让夫人去接旨?”

    倚翠答:“是,说是好事儿呢。”

    叶夫人没多问,便抱着叶斐然匆忙去接旨了,宣旨的公公已经等在那里,叶夫人立刻双膝跪地扣拜接旨。

    叶承泽也来看热闹,心想该不会是训诫苏氏,让她对六皇子上心些吧?

    结果胡公公却说道:“恭喜叶夫人,贺喜叶夫人,皇上册封您为一品诰命夫人,咱家在此向叶夫人道喜了。”

    叶夫人惊讶的抬起头来,随即又躬身下去,听胡公公宣起旨来。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